第2573章 剑胆,剑魄

作者:飞天鱼
    张若尘披头散发,抓起沉渊古剑,颇为踉跄的站起身,傲视四面八方的墓碑和密密麻麻的悬空之剑,道:“来啊,斩我,我心无惧。”

    “唰唰。”

    一柄柄剑,化作光雨,尽向张若尘飞刺而去。

    远远望去,犹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剑雨漩涡。

    漩涡的中心,正是张若尘。

    “战!”

    张若尘不断挥出沉渊,劈飞刺来的剑。

    但,剑实在太多,根本挡不住。

    顷刻间,他的胸腹爆碎,皮肤、血肉、骨头,五脏六腑,皆化为血雾,即便肉身恢复能力再强,也无法逆转。

    肉身防御再强,也扛不住。

    双腿爆碎,双臂爆碎,头颅爆碎……

    张若尘的肉身,彻底被摧毁,化为一团血雾,比上一次在昆仑界遭受地狱界大军的百万圣器攻击,死得更加彻底。

    上一次,至少还剩一具骷髅。

    这一次,尸骨无存。

    杀死张若尘后,众剑纷纷飞回墓中。

    阿乐半跪在地,以手撑着铁剑,才没有倒下,本是坚毅冷漠的双眼中,流淌出鲜血一般绯红的泪水,此刻心中的痛苦,远胜圣魂被斩的时候。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开罗地师,兴奋的大笑起来。

    天下怎么会有如此离奇之事?

    天庭和地狱界无数修士,处心积虑都杀不死的张若尘,居然死在这片墓林中,死在自己的誓言之下。

    好,好得很。

    能亲眼看到张若尘死去,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忽的,阿乐敏锐的察觉到,不远处,那团凝而不散的血雾中,有一道微弱的生机。

    “哗”

    血雾震荡,化为一个急速旋转着的巨大血茧。

    生机越来越旺盛。

    血茧快速收缩,凝聚成一道英气卓绝的身影,血肉之躯完好无损,瞳中含着星辰宇宙,双眉如神剑之锋,手臂光洁如玉,却又有着一根根肌肉线条。

    “铮!”

    剑鸣声响起。

    沉渊古剑飞入到他手中。

    张若尘眼中略带一丝茫然,看了看手中的剑,又内视探查,终于明白了许多。

    万剑似乎没有要杀他的意思,所以,看似剑气纵横,实际上,只是斩了他的肉身,没有伤他的气海、圣魂、精神力。

    否则,就算他炼化过白苍血土,也不可能重新恢复过来。

    不仅如此,万剑斩过之后,反而像是在助他修炼,斩去了他体内一些不好的物质,又留给他一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剑道奥妙。

    比如,当初月神帮他融合了的那只焱神腿,具有的属于焱神的物质,绝大多数都被万剑斩去,只剩下一亿道火焰神纹和部分神性物质。

    以前,张若尘的半神肉身,已经十分强大,但是,却如同一个空有一身体重的胖子,根本无法只用肉身,对抗半神。甚至无法和无上境大圣的无上法体对抗。

    但是,万剑的力量,却帮他将半神肉身中不好的东西斩去,使得他的半神肉身变得更加强大和精炼。

    除此之外,圣魂和精神力中的杂质,也被去除。

    此刻的张若尘,有一种从泥沼中走出的感觉,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和爽快,欲要飞天而去。

    “多谢诸位前辈相助。”

    张若尘向四方,一一叩拜。

    虽然不知道,葬于墓中的万剑为何助他,可是,对欲要凝聚天剑魂,修炼三品剑道圣意的他而言,这的确是一份巨大的帮助。

    犹如远古时期的诸位剑道先贤,一起为他洗髓筑基。

    站在剑道墓林边缘的开罗地师脸上笑容尽失,目瞪口呆,心境几乎崩溃,怎么会这样?

    已经被打碎成血雾,居然还能再次活过来。

    张若尘和阿乐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相视一笑。

    随后,阿乐抓起铁剑,踏上返回的路。

    张若尘举剑向前,继续向剑山进发。

    “剑出。”

    张若尘提手一引,体内两亿多道剑道规则尽数飞出。

    剑道规则出现了巨大变化,若是以前,只是一根根金针。而现在,金针已铸出轮廓,化为一柄柄小剑。

    每一道剑道规则,都是一柄剑。

    这是剑道规则的最强状态!

    拥有这样的剑道规则,张若尘其实已经和修炼出天剑魂的剑修一样,可以直接斩对手的圣道规则。

    毁其修为,斩其道。

    若是没有经历过万剑分身,以张若尘的剑道修为,其实很难走完这条路。

    可是现在,张若尘的剑道大涨,一路冲杀,只是花费小半天的时间,便是穿过剑道墓林,来到了剑山下方。

    后头望去,一块块墓碑林立,宛若千军万马看不到尽头,又如远古一位位背着圣剑的白衣剑圣站在眼前。

    那座剑山,就是他们的统帅。

    每一块墓碑,每一柄剑,应该都有一个故事吧!

    或可歌可泣,或悲天悯人,或仗剑天涯,或恩怨江湖……

    或许是那些剑的主人英魂不灭,在一一诉说他们的过往。又或许是,先前的万剑,将自己的剑道精神给了他。

    情不自禁的,张若尘心中悲戚至极,仿佛能感同身受,眼中泪水之流,肝肠寸断。

    这股莫名的情绪持续了很久,张若尘才从中走出来,道:“诸位前辈不必悲伤,剑道从未衰败和灭亡,剑道之心永存天地间。”

    张若尘向他们再次一拜,这才转过身,望向高耸巍峨的剑山。

    只见,漆黑的崖壁上,有着数行古老的文字。

    是张若尘从未见过的文字。

    每一个字的笔画,都如绝妙至极的剑招,诠释着剑道的真理。

    不知为何,张若尘竟看懂了上面的文字:

    “吾为剑界之主,剑道之祖,极盛宇宙之时,座下三千剑神,亿万剑圣。剑锋所指,无所不破。纵横天下,万界俯首。”

    “然而,黑暗降临,万剑齐折,三千剑神竟不能敌,亿万剑圣竟不能挡,尽皆神形俱灭。”

    “吾为剑祖,实为剑终。黑暗之强,远胜我手中之剑。”

    “可悲,剑道永夜。”

    “可泣,剑道将亡。”

    张若尘心中生出强烈至极的震撼,世间竟然出现过如此强大的剑道文明。

    三千剑神,亿万剑圣,横行宇宙,谁人能挡?

    号令三千剑神的剑祖,修为又得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这位“剑界之主,剑道之祖”,与昆仑界古时的那位剑祖,又是什么关系?

    剑界,就是现在的剑南界吗?

    文段中,提到的“黑暗”又指的是什么?剑祖竟然都不能敌,三千剑神竟然全部都死了?

    张若尘满腹疑问,在崖壁上寻觅,想要找到更多线索。

    继续向前走,在另一处崖壁上,又看到了文字:

    “吾为剑祖,身怀八绝,剑胆、剑魄、剑魂、剑心、剑谱、剑骨、剑源、剑道奥义。”

    “今日,剑界支离破碎,众生皆死,埋葬众剑于此,本欲前去与黑暗决一生死,却知,此去万死无生。”

    “吾若身死,剑道必然凋零。”

    “苦思三日,终,留下胆魄于此,逃亡天涯,只希望保全这屈辱之身,苟且于天地之间,寻一大界,将剑道继续传承下去。”

    “当黑暗再次降临之时,剑道必定冲在最前方,为宇宙间的生灵撕裂开黑幕,求得最终的生机。”

    这段文字,看得张若尘几乎窒息,眼中充满血丝。

    毫无疑问,昆仑界的那位剑祖,并不是昆仑界的本土修士,而是剑界毁灭之后,逃亡过去的。

    剑祖何等伟岸的人物,在昆仑界有着无尽的传说,传下了剑道,不仅影响了昆仑界的世世代代,更是对天庭万界和地狱十族的剑道,都有巨大影响。

    只是一本《无字剑谱》,至今也没有修士参悟到尽头。

    天下剑修,怕是无人不敬剑祖。

    可是,剑祖这样的人物,怎么也会有如此无力、无奈、悲凉、屈辱的时刻?竟然被黑暗,吓得丢下了自己的胆魄,逃亡去了昆仑界。

    被他称为“黑暗”的敌人,到底得有多么强大?真的一丝胜算都没有吗?

    张若尘坚信,哪怕剑祖只有一丝胜算,也绝不会逃。

    “哗!”

    《无字剑谱》突然猛烈一挣,从张若尘手中飞了出去,飞向剑山的山顶。

    张若尘立即去追,但是,刚想飞行,却落回原地。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得沿着一条石道,艰难的向山顶爬去。

    爬到半天崖壁上,看到了一座洞府。

    洞府的上方,刻有四个古老的文字:“留剑胆处。”

    在洞府的旁边,有一行新刻上去的文字,蕴含冥王的气息:“今日得剑祖剑胆,从此世间无所畏惧。”

    “我当持手中之剑,秉承剑祖遗志,当黑暗再次降临之时,必是冲在最前方那人。”

    剑胆,被冥王取走了!

    张若尘进入洞府,果然里面空空如也。

    于是,他沿着石道,继续向上攀爬。

    来到剑山之巅,那里出现了一块石碑和一口古井。

    石碑上,刻有:“留剑魄处。”

    剑祖是弃了自己的胆魄,才能逃走。

    胆魄若在,他是不可能逃的。

    换言之,去往昆仑界的剑祖,已经不能称为完整的剑祖,传下的剑道,也不是完整的剑道。

    就像昆仑界的剑道,只懂得修炼剑魂。何曾有修士知道,还要修炼剑魄?

    魂,是精髓。

    魄,是精神。

    剑魄,是剑道的精神。

    “剑祖的剑魄,就在这古井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