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5章灵儿的信

作者:我自对天笑
    第2165章灵儿的信

    灵儿继续说道:“那一日,你身心火,命不久矣。!我扑在你怀里痛哭,我知道,她站在身后。她什么也不争,也不说,但我更知道,她心里的痛苦不我少。”

    陈扬不禁身子一震,他一直觉得灵儿是不太顾忌其他人的。但现在看来,她心里也是如明镜一般。

    当下,他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说了,打算和乔凝在天洲举行一场婚礼。

    灵儿听后,微微一怔。然后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是最好的。”

    “真的?你不生气?”陈扬认真的凝视灵儿。

    灵儿直起了身子,她也认真的看向陈扬。她的眸子很是清澈,不含一丝的杂质。“难道,在你心里,我真那么的小气,和不明事理?”

    “不是……”陈扬搂住她,说道:“当然不是,灵儿,你要知道,你是多么的宝贵。世间男子,能拥有你,已经是三生有幸。可我却还……”

    灵儿说道:“那都是凡尘俗世里的东西,我想,我们都是明白了大道和生命真谛的人。所以,那些世俗的诗句所歌颂和赞扬的,不应该是局限我们的东西。”

    陈扬心感动。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不过之后,灵儿又说道:“但是,你们的婚礼我不去了。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如果去了。乔凝也会不自在,她并不是你的小妾。”

    这层意思,陈扬懂。

    灵儿是陈扬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如果去了,乔凝如何自处?难道真当是再纳小妾吗?

    那显然是大家都不想要的。

    灵儿随后说道:“但,我还是要送件礼物给你们。”

    陈扬说道:“哦?”

    灵儿说道:“我还没想好,明早我给你,好不好?”

    陈扬说道:“当然好!”

    随后,两人也安歇了下来。其亲吻甜蜜,自然并不可少。只是陈扬也没有打算继续逾越雷池。

    灵儿也很安心的在他怀里入睡。

    在寂静的夜里,这一切是那样的和谐,宁静。

    但突然,灵儿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要杀陈亦寒,我杀了他,你会痛苦吗?”

    陈扬怔了一怔,然后说道:“那是他的报应,他做再多,也弥补不了他害死爷爷的事情。爷爷并不是你的爷爷,也是我的爷爷。”

    灵儿便安心入眠了。

    陈扬有些怔忪。

    他能说什么呢?

    他知道自己如果说痛苦,也许灵儿会放弃。可灵儿若是放弃了,她会痛苦。

    早,灵儿起的很早。她让陈扬先睡会,因为她要去筹备礼物。

    陈扬也由着她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灵儿回来。她交给了陈扬一枚戒须弥。

    “你不许看,把这个带给她好。这里面有我的印记,你要是偷偷看了,我必定会知道。”灵儿有些娇憨的叮嘱陈扬。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你们之间,还有秘密了。好,我答应你,不看!”

    黑衣素贞喊了陈扬等人一起吃早点,吃完早点之后,陈扬表示要先离开了。火红巾则表示不满,说道:“师父,我还有很多话都没跟你说呢。”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以后机会还多着呢。”

    火红巾也只好作罢。

    陈扬随后离开了。

    他去了大千世界。

    这一次,陈扬是将沈墨浓给叫了出来见面。他是怕见到念慈,然后又跟小家伙许久的难分难舍。

    两人在一处幽静的大厦天台见面。

    “墨浓……”陈扬见了沈墨浓,彼此温存一挥,然后他便开门见山的说了。

    沈墨浓听后先是一呆,随后也表示很支持和赞成。

    之后,沈墨浓也准备了一份礼物。她有些匆忙,所以没灵儿搞得那么神秘。她是匆忙去采购的,是一对枕头。

    新婚大喜的枕头。

    礼物的本身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态度。

    陈扬随后回天洲去了。

    天洲,少威府已经迅速变成了镇国侯府!

    门前还竖起了威武的两尊金狮子。

    镇国候府下下,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成婚当日,皇与皇后娘娘,还有太子都亲自前来参加。

    天池阁的长生大帝也命苏嫣然送大礼。

    朝下群臣,也纷纷前来道贺。

    这是整个大康皇城的一件盛事。

    明月宫方面,离天若也代表仙尊前来,送贺礼。离天若告诉陈扬,仙尊还在疗伤,所以不能亲自前来道贺了。

    另外,云天宗的凌云峰也来了。陈扬与凌云峰自然是把酒言欢。

    五湖四海,来了不少的好朋友。很多都是陈扬压根不认识的。

    这场婚礼,在天洲来说,是非常之盛大的。

    值得一说的是,连其余三大妖仙也都来了。

    天龙王,孔雀王,香狐王都来了。

    天龙王其实一直都被轩正浩收服,所以这次出现,一点也不怪。

    乔凝也有不少道好友,全来参加了。

    宾客云集。

    婚礼持续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狂欢,整个大康皇城都是喜气洋洋。

    陈扬着喜服,而乔凝凤冠霞帔。

    他们在轩正浩的主持下拜堂,成亲,礼成之后,送入洞房。

    陈扬并不知道,聂媚娘其实也来了。不过,她是默默的来,默默的走。

    轩正浩这边知道,但并没有告诉陈扬。

    洞房之内,红烛的烛火跳动。

    陈扬喝了不少酒,他很激动。

    乔凝坐在床前,红纱罩着凤冠。

    陈扬来到了乔凝的面前,他按耐住激动,轻轻的掀开了红纱。

    那一刻,他看到眼前的乔凝美极了。她是少有的害羞,却又含情脉脉。

    陈扬笑道:“阿凝,我想起那第一日见你,你从海来,威风凛凛,英姿飒爽。却没想到,最后你会成为我的妻子。”乔凝也一笑,她说道:“你记得我从海来,我却始终记得,我将死之际,你将那枚珍贵的神丹给我。那时候,一枚神丹于你,是多么重要。”

    “哈哈……”陈扬一笑,说道:“今天,咱们不说这些了。对了,灵儿和墨浓都有礼物给你。灵儿也有话要我带给你,她说她不来参加,不是因为她不愿意。而是,怕你不自在。”

    乔凝巧笑嫣然,说道:“我知道她的意思。”

    “这是灵儿的礼物,她都不让我拆,现在你可以拆开了。我倒要看看,里面是什么好东西。”他将戒须弥递给了乔凝。

    “还有这个,是墨浓送的。”陈扬将那一对枕头也拿了出来。

    乔凝眼透着喜悦。

    尽管,她说什么都不在意。但是这种被接纳的感觉,还是很美妙的。

    她小心翼翼的将枕头放好。

    然后又对在一旁巴巴看着的陈扬说道:“灵儿的礼物,说了不能让你看,那是不能让你看。你背过身去”

    “那不行!”陈扬说道:“现在我已经将你明媒正娶了,嫁给我之后,是我陈家人。夫为妻纲,懂吗?”

    “去你的!”乔凝一脚蹬了过去,说道:“跟我谈这一套。”

    陈扬哈哈大笑。

    不过他也是开玩笑,随后背过身去了。

    乔凝迫不及待的要打开那戒须弥,看看灵儿送的是什么呢。

    她知道陈扬和灵儿的感情,她知道灵儿曾经为了陈扬,长眠于冰棺之。也知道陈扬为了救活灵儿,穷碧落下黄泉。

    更重要的是,她一早知道墨浓的态度。

    但她始终不是很清楚灵儿的态度。

    戒须弥打开,里面却是一封信。

    一封灵儿的亲笔信。

    乔凝的手,微微颤抖。

    她确实有些紧张,期待。

    她是见惯风云和大场面的人,但此刻,却仍然忍不住会紧张。

    打开信。

    无娟秀的字迹跃然于纸。

    “凝姐在,妹司徒灵儿敬呈:

    凝姐,你我姐妹见面甚少,但我们却又无熟悉。我在他的记忆,看到了你。看到了你们的许多经历,过往。生生死死,死生相随,便是我,也不能不动容。我素来不善表达言辞,也恐凝姐心有所误会,于我而言,亦也希望如他所说,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每个女人心,大概都会如此希望吧。可,命运是如此,安排了我们要与他相知相爱。他的心,你我都甚明了。我更庆幸,在我沉睡的日子里,你陪着他度过了那么多难熬的岁月。凝姐,也谢谢你对我的包容。我,其实……是个很不称职的妻子,也是个任性的妻子。那一日,在少威府前,我扑在他怀里哭泣。我能感受到,你在府里,你什么都让着我,不与我争,真的很谢谢你,凝姐!听闻你们要在皇城举行婚礼,我真心高兴。我们的眼前,不是生活的柴米油盐,是星辰与大海,是大道与生死。今后的路,依然难走,我们一起携手,助他共度难关。凝姐,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于你才合适。想了想,写下了这封信。请原谅,妹妹以往的任性与无礼!并祝,大婚快乐!”

    良久良久,乔凝说不出一句话,之后,一滴喜悦的泪水悄然滑落。

    随后,乔凝将这封信珍而重之的收起。

    她这才对陈扬说道:“可以转过来了。”

    /bk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