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饕餮胃

作者:我是墨水
    白浪茫茫与海连,平沙浩浩四无边。暮去朝来淘不住,遂令东海变桑田。

    传说在东天,有一片虚空之海,名为东海。

    东海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东面之海,皆可以此为名。紫斗幻梦界中,叫东海的地方不下一千处,却只有这一处东海稍显特殊。

    因为这一处东海,是东天祖帝曾经的道场之一,对于东天修士而言,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可东天祖帝最终还是死了,因定天术惹来祸端,被混鲲圣宗跨越无尽轮回灭杀。

    而后,东海没落,再无昔日道友盈门的盛况。

    如今的东海,只有数万名修士居住,基本都是东天祖帝的门徒后人,以东海族自居。

    在东海最深处,有一处海眼,据说这处海眼下方,镇压着一座天荒石门。

    紫斗仙皇留在幻梦界的天荒石门,共有九座,其中广被世人所知的,有六座,余下三座位置不明。

    六座石门之中,又有四座石门已经毁坏,尚能通行的只有蛮荒古域、极丹圣域的两座石门。

    东海石门早已被人毁去,此地已经有太久岁月,没被东海族派兵把守了。

    可近日不知为何,东海族重新派出重兵,看守此地,似乎有什么大事,正在海眼内发生着。

    就连寿元将尽的东海族族长东云意,都亲自来到海眼处,满目恍惚,望着海眼深处。

    “老祖,你大天劫再度临近,此时不宜外出,应该留在洞府筹备此事…”族中小辈纷纷劝道。

    “…”东云意却不理会这些劝告,只痴痴看着海眼方向。

    年轻时,她被世人称作东海仙子,容貌冠绝东天。无数修士欲和她结成道侣,她的回答,却只有拒绝。

    她孤老一世,没人知道她为何如此。

    如今她年老色衰,行将就木,却偏在此时,又见到了那个人。

    何其喜悦。

    何其悲哀。

    “老祖,东海海眼过于凶险,便是准圣也不敢擅入其中,那名前辈贸然进入,怕是已经…你真的不必在等了。”小辈们继续劝道。

    “你们不懂,他,不会有事的。区区海眼,如何杀得死他。昔日镇海三圣联手,都没能将他杀死…他会出来的。”东云意露出追忆之色,似想起来无数年前,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一幕。

    如遇惊鸿。

    如误终身。

    “镇海三圣?那是何人?东天有这号人物么,又或者是其他三天的高手…”族中小辈皆是茫然。

    东云意只是微微摇头,并没有告诉这些小辈,镇海三圣不是幻梦界修士,而是真界高手。

    “说起来,那位前辈,究竟是谁…海眼内的天荒石门早已毁去,他为何如此固执,偏要冒险进入?”族中小辈又问道。

    “他是…”东云意想要说出那人的姓名,最终摇摇头,将‘乱古’两个字咽了回去。

    她不能把乱古的消息告诉旁人,她对乱古十分了解,乱古既然不惜燃烧为数不多的生命,也要使用【阴阳不测】,定是有十分重要的目的要达成,她,不能暴露乱古的行踪。

    是的,乱古大帝如今人就在东天,且就在这处东海海眼下方。

    可没人知道乱古大帝的真正行踪,一切皆被阴阳不测所干扰,便是圣人也无法消去这层干扰。

    宁凡一直以为,乱古大帝已经离开东天,前往北天,因为他在东界河的位置感知到乱古大帝曾经来过,故而才会有此判断。

    如今再看这推断,显然不对。

    见老祖不欲多言,小辈们显然不敢多问,纷纷聊起其他事了。

    “听说那东阎罗平定了东天异族之后,突然不知所踪了。”

    “呵呵,此人倒是识相,若他自恃平定界河之功,觊觎东天祖帝的位置,我东海族第一个不放过他。”

    “我族镇族之宝陆元剑,乃是圣人法宝,虽已半毁,仍旧有一剑诛杀仙帝的威能,却不知那东阎罗能挡几剑。”

    “说起这陆元剑,就要说说老祖了,据说这陆元剑,并非祖先留给老祖的东西,而是旁人所赠。据说老祖一生不嫁,便是在等那名赠剑之人。咦?如此说来,进入海眼的那名前辈,莫非就是赠剑者,否则以老祖性情之冷淡,怎么可能…”

    “住口!老祖也是尔等可以议论的!至于那东阎罗,更不是好惹之辈,日后若再听到尔等胡言乱语,莫怪族内降下责罚!”

    小辈们越说越荒唐,终于惹得东海族长辈们不悦了,纷纷出言呵斥。

    东云意没有生气,她无暇理会这些胡言乱语,她的目光,始终望着海眼,她在等,等那人破海而出。

    她虽深信乱古大帝实力高绝,可乱古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如今纵然复活,似乎寿元也所剩无几了,不知实力还剩几成,不知这海眼内混乱的道则,可会对他产生威胁…

    “我还是下去看看好了…”东云意的表情,终于还是动摇。

    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陈旧的剑匣,背在背上,便要动身进入东海海眼。

    这一幕,直吓得族中修士纷纷色变,死命阻拦。

    “老祖不可啊!海眼之凶险,非我等可以抗衡,贸然进入,必死无疑!”

    正劝阻时,忽见海眼处海水分开,继而一道阴阳晦暗的遁光,从海眼处飞出,不是乱古,更是何人。

    “果然,这一处石门出了问题…”

    乱古大帝手中提着两个头颅,从海中走出,那两个头颅不露半分煞气,显然是被乱古神通掩盖了。

    如此一来,普通的东海族人自然无法判断这两个头颅的主人修为是高是低了,但还是感到有些奇怪。

    “这位前辈进入海眼时,手中分明没有头颅,这二人莫非是他在海眼之中斩杀?但这怎么可能,海眼如此凶险,等闲之人怎可能藏身其中…”

    没有任何一个东海族人看得出这两个头颅的厉害,除了东云意。

    东云意面色登时一变,若她没有看错,这两个头颅的主人,生前至少也是准圣修为,且极有可能是二阶级别…

    难怪乱古进入海眼,一进就是这么久,原来是被敌人缠住了。

    “你受伤了!果然,你此番复活,怕是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恢复,否则对付如此敌人,怎可能受伤!你为什么不等我一起进入海眼,我已经不是当年的累赘了!”东云意心急不已,当即便要替乱古疗伤。

    乱古摇摇头,示意无须疗伤,张口一吞,竟是直接将两个准圣人头吞掉,盘膝炼化了起来。

    “居然是古魔食人术!食人精血,化入己身,此术不是已经失传了么…”一些人认出了乱古的神通,不由得面色一变。

    乱古自然不会和旁人解释些什么,一番疗伤后,他掐指一算,而后冷硬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容。

    “东天战事已经结束了么…果然,异族的事,有那小子就够了,根本没有我介入的必要。”

    却原来,东界河战事还未结束时,乱古便进入了海眼,直到此时才出来,对于外界之事自是一概不知。

    他继续掐指算着什么,忽然面色一凝,有了沉默。

    却是他算到了一件事,当日宁凡和血神更乌对决时,神虚阁始祖曾短暂出现过…

    若他未入海眼,或许就能再和她见上一面了吧,可见面又能如何?他除了谢她搭建神墓,助他复活,再无法多说什么了。

    只会令她失望吧…如此,不见或许更好。

    “古叔叔,这些年,你,你还好吗…”东云意望着乱古,内心情绪顿时变得汹涌,她想说的太多,想问的太多,最终话到嘴边,却只有这么一句形同废话的问候。

    这些年乱古都在神墓之内残存,怎么可能好,她问的是什么傻问题啊…

    “哦?你是…”乱古微微错愕,他其实直到此刻,还没认出东云意是谁。

    东云意微微苦笑,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符箓,微微迟疑,最终还是毅然拍在身上。

    霎时间,时光的痕迹似乎从她身上短暂抹去,她不再苍老,她渐渐年轻,最终变成了他认识的模样。

    “老祖,好美!”一些东海族人被东云意年轻时的模样惊到了。

    “为了撑过下一次大天劫,老祖不得不将仅存不多的精血封印,想等天劫来临短暂解封,此刻竟是提前解封了,这如何使得!天劫来临时,老祖如何应对!”一些知道问题严重性的族中老人,皆是面色难看,却又顾忌东云意辈分,不好说些什么。

    “古叔叔,如此一来,你可能认出我了?”东云意目光流转,笑语盈盈看着乱古。

    “原来是你,东妖祖的小女儿…”乱古这才认出了东云意,顿时有些头疼。

    从很久以前,这小丫头就令他头疼了,如今更是如此。

    “你还是如此任性呢。想要告诉我身份,只需一句话解释,何至于将多年封印的精血解封…”乱古叹道。

    “我偏要如此,偏要让你看到,我最好的模样。”东云意见乱古终于认出了自己,眉梢眼角,都是喜悦。

    “呵呵,我与你父平辈相交,你什么模样我没见过…”似想起了往事,乱古也露出了感怀的笑容。

    但这下子,却又轮到东云意不高兴了。

    她平生第二不想听到的话语,就是这句“我与你父平辈相交”。

    她多希望乱古将她当成同辈之人…

    “古叔叔,你身怀窃言术,我的心事根本瞒不过你。你明知我不爱听这句话,可你偏偏要讲,一直讲,不停讲。我知道,你是在用这句话提醒我,回避我。你认定了鹤瑶姐姐,不愿再理会她人,我都懂。可如今,鹤瑶姐姐已经不在了,你为何还是不肯多看我一眼…”

    “…”乱古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去接东云意的话。

    “你总是如此!你一直都是如此!鹤瑶姐姐已经死了,可我还在!不只是我,向姐姐也曾一直等你,她付出巨大代价,才为你搭建出神墓,她苦守神墓,只为护你残魂。可直到死,她也没能等到你的心意。你对鹤瑶姐姐那么好,可为什么,不能对旁人好一些…”东云意说着,终于忍不住情绪,流下了泪水。

    “抱歉…”乱古满面沉默,许久,才说出这艰难的两个字。

    霎时间,东云意好似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气,她苦涩地看着乱古,一口鲜血陡然咳出。

    解封精血的行为,果然还是太莽撞了,此刻加之情绪太过激动,她终于还是受到了反噬。

    “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了,我这里有一些丹药,可助你重新封印精血…”眼见东云意吐血,乱古叹了口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丹药,递了过去。

    东云意却冷笑一声,根本不去接这瓶丹药。

    “我不要,你给的一切,我都不要,因为我要的,你给不了…”

    东云意转身而去,背影一如当年倔强。

    乱古无言以对,沉默良久后,将丹瓶收回储物袋,再次低声说了句“抱歉”,转身便要离去。

    此处天荒石门的敌人已经杀死,他有必要前往其他处的石门继续查探。至于儿女情长…他早在鹤瑶死去的那一日,便抛下了…

    “等等!”

    眼见乱古将要离去,东云意再次忍不住泪水,忽然转身跑了回来。

    她解下了背后剑匣,将剑匣递到乱古手中。

    “你的东西,我不要,你拿走吧。”她把陆元剑还给了乱古大帝。

    她语气决绝,表面上似想归还宝剑,与乱古恩断义绝。

    然而乱古大帝精通窃言术,如何看不到她的真实想法。

    她是在担心,担心乱古大帝还会前往其他天荒石门,还会遇到更多敌人。

    所以她才会将陆元剑还给乱古,希望乱古有了此剑,能少些危险。

    “云意,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此剑对你而言更重要。你体质有缺,修不了你父的神通,故而我当年才会赠你此剑,传你烈元宗的剑术,若无此剑防身,日后你若再如当年那般,遇到危险…”

    “你终于肯叫我名字了么。若我再如当年一般,被镇海三圣所擒,你还会来救我么…”东云意咬着唇,满面期许问道。

    “会。因为你是…”因为你是故人之女。

    “后面半句,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我这一生,已走到此时,便是回头,也哪里都回不去了。我不打算回头,你也不要强逼我回头。我改变不了你的心意,你也改变不了我的…古叔叔,路上小心,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定要再来看我。若你不来,我便是死了,也要恨你。”

    “…好。”

    …

    区区鹑尾宫丹魔,如何挡得住宁凡。虽说也有一些丹魔稍稍棘手,但最终,鹑尾宫还是被他攻占。

    此战,灭杀丹魔六千只,缴获丹药六千颗。

    由于这些丹魔并不是被功德伞砸死,故而这一次得到的丹药,并没有出现雨化的现象,可以长时间保存。

    话虽如此,有些丹药还是新鲜的时候吃,效果最好,所以宁凡没有立刻离开鹑尾宫,他打算先留在此地,看一看所得的丹药。

    六千多颗丹药之中,达到十转的丹药只有四颗,分别是:

    驱瘟丹、健胃消食丹、三十三味帝王丹、清热下火丹。

    丹药的名字不难问到,宁凡和四颗丹药聊了几句,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四种丹药的名字都很普通,但正是这种普通,反而带给宁凡一种返璞归真之感。他好似在这一刻,看到了更高层次的丹道,那是一种福至心灵的领悟,无法用言语描述。

    驱瘟丹,可治愈修士所中的瘟疫。理论上,修士不会生病,可若敌人是那种以病入道的修士呢?此丹正是专门对付瘟疫修士的丹药,便是中了始圣级别的瘟疫,也能救治。

    健胃消食丹,用处是提升修士的脾胃消化能力,据说炼制一颗这样的丹药,需要用到九十九只饕餮的肠胃…

    三十三味帝王丹,这个就很有用了,此丹可令修士的某方面能力大幅提升,要知道,玄门修士越是修为高深,越是会象马阴藏。说好听是象马阴藏,说不好听就是银样蜡枪头,说得更不好听,就是痿,萎靡不振的痿。

    宁凡得到此丹后,不无恶意地猜想了一下,似紫薇仙皇这等高人,象马阴藏的症状莫非极其严重?否则此地为何会有这样一颗丹药…

    反正宁凡自己是不需要任何助兴之物的,他太强了…某些方面。

    至于最后一种清热下火丹,貌似紫薇仙皇每次火行功法修炼过头,都需要吃一颗丹药祛祛身上的火气,此丹因此而生。

    “这四颗十转丹药并非无用,可我更想要十转八海丹…”

    宁凡到底还是有些失望。

    若能再获得一颗十转八海丹,他甚至有信心冲击雨掌位大成。

    收获确实没有达到预期…

    “大王有所不知,前番封魔巅抢过此地一次,但凡有用的丹魔,都落得杀人取丹的下场。当时只有四名十转丹魔没被斩杀,故而才会剩下这四颗丹药。”一名瘦巴巴的老者惶恐跪在地上,给宁凡解释道。

    这老者,其实也是一只丹魔,不过他的情况有些特殊,他并不是那种凶狠噬杀的丹魔,从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

    在鹑尾宫,丹魔一共有七个族群,各自建有魔村。性格凶狠噬杀的丹魔,都是风之村、雷之村、火之村的丹魔,其余四村的丹魔大都性格温顺,很少会与旁人交恶。

    宁凡起初不知道鹑尾宫的局势,故而一入鹑尾宫,便打算将此地屠戮一空。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一路追杀丹魔,先是一个人包围了火之村,将村内丹魔尽数灭杀。

    而后他来到雷之村、风之村,继续杀人夺丹…

    可当他出手覆灭第四个魔村水之村时,反常的情况出现了。在水之村,宁凡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反而有大批衣不遮体、营养不良的丹魔夹道迎接,而后,他得到了热情款待。

    这是什么情况?宁凡当时就懵了。

    他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从水村村长口中,问出了缘由。

    原来鹑尾宫最初诞生的丹魔,并不喜欢杀戮,只喜欢和平,他们建立了四个魔村,彼此和平共处,和突然有一日,一颗三十三味帝王丹成了丹魔,他性格狠戾,偏又手段高强。他不断收拢手下,但凡有些实力的丹魔,都被他教唆成邪恶之辈。此人后来自封为丹王,四处惹事…

    故事太长,宁凡听到这里就没有再听了。

    他只需要知道两件事。

    第一,余下四个魔村,并未对姬扶摇出过手,和海魔将等人也不是一路。

    第二,余下四个魔村,大都是老弱病残的丹魔,一个个实力弱小,本体丹药也是普通,毫无用处。

    弄清了这些以后,宁凡没有继续攻击余下四个魔村,他又不是杀人狂,无冤无仇杀他们作甚。

    “…这四颗十转丹药,封魔巅一时用不上,且他们还需要人手在此地修建魔井,故而才会留下不杀。若非封魔巅洗劫过此地,大王此番覆灭火、风、雷三村,至少可以得到四十颗十转丹药吧。”

    四十颗十转丹药,被封魔巅抢得只剩四颗?且留下的还是用处不大之丹?

    宁凡有种被人截胡的感觉…

    “…大王之前所杀的海魔将,是在近些年得了机缘,这才闯过丹燃劫,突破十转的。若是他早些突破十转,可能也会被封魔巅灭杀取丹…”

    有种莫名捡漏的感觉…

    “…大王没来之前,我等深受火、风、雷三村的欺凌,他们在投靠封魔巅后得了魔种,性格更加凶狠,于是那欺凌也就变本加厉了。欺凌的同时,更是强征我等四村丹魔充当苦力,修建魔井。我等四村丹魔没日没夜当苦工,稍有懈怠便会受刑,有人想要反抗,结果反抗者全部被老丹王当做血食吃掉了…”

    言及往昔苦楚,水村村长不停抹着眼泪,他的儿子就是因为反抗老丹王,被生生吃掉。

    所以他很感激宁凡!

    几乎每一个四村丹魔都无比感激宁凡!

    宁凡是救世主!他灭了此地三大村霸,扫黑除恶,简直就是四村丹魔的救世主!

    “…所以我等四村丹魔一致决定,奉大王为主!只有大王这等正派魔头,才配成为我等丹魔的主人!”言及于此,水村村长神色充满了骄傲与自豪。

    丹魔生来傲气十足,非主不依,便是当初面对封魔巅的屠戮,这四村丹魔也没有低下高傲的头颅。

    却在面对宁凡之时,选择了臣服。

    并非屈服于武力,而是屈服于宁凡的气度!

    又或者,宁凡身上似有若无的远古魔灵气息,才是令这些丹魔臣服的关键…

    “不必了,我与尔等无怨亦无恩,覆灭三村之魔,也只是正常的杀人夺宝,尔等不必觉得亏欠。至于什么正派魔头的荒谬之言,更是勿要再提…”宁凡拒绝了四村丹魔的投靠。

    这让水村村长大感失望,奉主一事行不通,他只能和其他几个村长商量一番,另想办法来回报宁凡了。

    …

    姬扶摇也在想办法回报宁凡。

    她之前采到的化魂叶在逃命时遗失了,好在宁凡攻占了鹑尾宫之后,帮她再一次采得化魂叶。

    姬扶摇怎么都忘不了宁凡采化魂叶的霸气一幕。

    当漫天三齿蛾席卷而来,想要攻击宁凡时,宁凡仅仅一个目光,就把凶狠著称的三齿蛾吓得四散而逃。

    于是采集化魂叶一事,变得十分轻松。

    “如此一来,三种药材就只有封道灵泉还没有得到了。”

    “前辈答应要助我找齐三种药材,必不会食言。我得了前辈恩惠,虽然力量微薄,却也应当有所回报。前辈此刻正忙于研究新得到的四颗十转丹药,我便帮前辈寻找他所需的神器碎片吧…”

    于是,姬扶摇开始在鹑尾宫中四处寻找多闻碎片了。

    …

    驱瘟丹是治病的药,好端端的,宁凡不会去吃。

    清热下火丹是一种短时间提升火抗的药,这是宁凡反复研究之后得到的结论,暂时也没有吃的必要。

    三十三味帝王丹就更没有必要吃了,宁凡不需要增加那方面的能力了,有时间倒是可以拿去卖,说不定就有某个真界圣人在苦苦寻求类似之物…

    至于健胃消食丹…

    这颗丹药名字十分普通,大概真的是紫薇仙皇随手炼来健胃消食的。可,堂堂仙皇何其厉害,便是吞山吞海,也可瞬间炼化,要在什么场合,才用的到健胃消食呢?

    再一看此丹光是原料,就需要用到九十九只饕餮的胃…

    饕餮是传说中的妖魔:有人说饕餮是上古四凶之一;有人说饕餮是一类混血妖族,并非真灵;有人说饕餮的胃液可消化万物,强如圣人有实力击毙饕餮,却还是畏惧饕餮的胃液,一个不慎被饕餮胃酸溅射到,圣人环都可能被溶出个缺口…

    需要用到九十九只饕餮的丹药,怎么也不可能像名字那样普通的。

    宁凡对于这颗丹药没有任何轻视,虽然此丹达不到八海丹的预期,但还是让他有些在意。

    所以他才会决定,趁着此丹新鲜,就地服食此丹。

    以宁凡的远古神魔之躯,服食十转丹药并不需要任何特殊加护。

    他十分寻常地嚼碎了这颗丹药,就好似在吃一颗糖豆。

    可惜,这丹药终究不是糖豆,表面的糖衣嚼碎后,内部的血腥味道顿时涌现了出来。

    那血腥味,夹杂了九十九只饕餮的怨念!饕餮一生吞食万物,却不料有朝一日会被人炼成丹药吃掉,纵是因果循环,也难免心怀怨恨。

    这股怨气太重,重到以宁凡的道心,都受到了影响!

    他的双眼开始被血光覆盖,而后,眼前出现了一幕幕幻象。

    他看到一个身披紫色战甲的男子冷漠来临,此人周身环绕着十二颗星辰,他随手摘下一颗星,朝下方砸出,于是下方的饕餮族便招来了群星坠落,山崩地裂,生灵毁灭,犹如末日。

    “偷吃我的元桃,此为代价…”男子无情道。

    宁凡好似成了饕餮族的一员,他能切身感受到体内的恐惧,与怨恨!那种负面情绪如实质般,化作九十九道血色寒气,在宁凡的体内乱窜,最终将宁凡的道心世界冰封。

    便在宁凡几乎心神失守之时,金黑二色的神魔光芒从宁凡体内涌出,他的道心世界不充满血色冰雪,变成了金天与黑地。

    一道道怨气,被宁凡无情击碎。

    他神台恢复清明,而后,他感受到了这颗丹药最后的味道。

    酸,无法形容的酸!

    宁凡酸到牙疼,那是九十九只饕餮胃酸的集合,虽说经过炼丹术的处理,不会对服丹者造成伤害,可…还是太酸了!

    那股酸力不断涌向肠胃,火辣辣地感觉。

    像灼烧,又像是宁凡本人的胃酸,在与那饕餮胃酸发起战争,彼此吞噬。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火辣痛感平息了。

    宁凡长舒了一口气,从修行状态脱离,并没有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日。

    “恭喜前辈服丹成功!”一旁的姬扶摇见宁凡从入定状态脱离,立刻贺喜。

    这三日,她已经寻到了此地所有多闻碎片,正等着献给宁凡了。

    “先不要急着恭喜,我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宁凡忽然皱了皱眉。

    “何事?”姬扶摇吓了一跳,心道莫非前辈服丹出了差池,否则为何神色如此凝重。

    “此丹既是健胃消食丹,应该饭前服食,还是饭后服食…”

    “前辈,你是在和晚辈说笑么…”姬扶摇满头黑线,不知道怎么去接宁凡的话。

    但其实宁凡并非是在说笑,而是很严肃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虽然思考的点很奇怪就是了…

    “我能感受到,我的肠胃被这颗丹药强化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步…咦,这种久违的感觉,莫非是…”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

    自踏入修真路,他已经有太多年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了。

    咕噜噜。

    一声略显尴尬的声音从宁凡的肚子传出。

    他!居!然!饿!了!

    且不是普通程度的饥饿,他此刻的饥饿感,就像是一只饕餮饿了九十九年,又像是九十九只饕餮饿了一整年…

    更像是一只年兽饿到生吃九十九只饕餮!

    “对了,晚辈刚刚遇到水村的村长,他说想要邀请前辈品尝丹魔族的美食,不过晚辈见前辈还未彻底炼化药力,便替前辈回绝了此事…”

    “美食?”宁凡目光微微一闪。

    而后在姬扶摇惊讶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前辈要去哪里?”

    “觅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