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疯狂的年轻人

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南宫娊枂父母的话,我就知道这背后大有故事,只是现在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我看了几眼南宫娊枂,她就瞪了我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让我别说话,一切交由她去处理。

    我也只好闭口不言,南宫娊枂则是对着她的父母又一次见礼后微微沉了一下自己的声音说:“父王,母后,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我就算待在这神眸族又能如何?你们有办法救我,我到最后还是不是像姐姐一样等死!”

    “上次姐姐下界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她把眼睛交给鱼先生,并不是受了鱼先生的骗,而是她心甘情愿的,更或者说,是姐姐在寻找自救的方法!”

    “姐姐丢了一双眼睛,才保住性命,你们当年可有办法救她?”

    南宫娊枂的父母不说话了,她则是继续说:“既然你们救不了她,又怎么能救下我,所以你们不用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去接受星空洗礼!”

    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什么是星空洗礼。

    千影君说:“这其实是神眸族王族的一个秘密,神眸族,甚至整个上界知道的人都寥寥无几,而不巧的是,我知道这个秘密的一部分。”

    听到千影君这么说,南宫娊枂的父亲就又捏了一个指诀,直接把我们这些人用隔音结界覆盖了起来,他不想我们说的话被王宫前面的那些人听到。

    做完这一切后,南宫娊枂的父亲对着千影君问道:“你都知道什么,又是如何得知的?”

    千影君说:“我是从一个相师那里得知的,他给我算过命,并且告诉了我一些有关你们神眸族的事儿,他说你们神眸族的这个秘密可以帮到我,至于怎么帮他却没有细说。”

    南宫娊枂的父亲问千影君,那个相师不是灵异之主。

    千影君摇头说:“我可没有那么大面子。”

    千影君顿了一下看了看我,然后继续说:“据我所知,你们神眸族从古至今很少有公主可以活过三十岁,而活过三十岁的公主屈指可数,我们面前的南宫娊星公主算一个,而她活过三十岁靠的是失去自己的双眸!”

    “之前也有几位活过三十岁的公主,她们都经过了所谓的星空洗礼,而她们能够活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她们的星河之眼很弱,越是星河之眼强大的人,越容易在星空洗礼中殒命!”

    “像南宫娊枂这样眼眸深邃的人,怕是难逃一死!”

    “而且你们神眸族王族还流行一个规定,那是公主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必须去星辰台沐浴,据说凡是去那里沐浴的公主都会受重伤,魂魄、身体都会遭遇星辰之力洗劫。”

    “不过据说经过这种洗劫后,星河之眼的威力会变弱,到了三十岁的时候更容易通过洗礼。”

    “而南宫娊枂公主就是二十岁要参加那次星辰沐浴的时候逃到下界去的吧,她说去下界报仇,可实际上却是偷偷地跑到了下界,对吧?”

    “所以,她一回神眸族就直接在驿馆叫了双星车,赶回王城向你们请罪!”

    南宫娊枂的父亲看了看千影君说:“你知道的还真是仔细啊!”

    我这边则是好奇对南宫娊枂说:“既然这样,那你回什么神眸族,这算是哪门子的规定,这不是把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推吗,明知道那个洗礼会死人,为什么还去?”

    南宫娊枂的父亲道:“你懂什么,这是她身为王族女人的命运,如果她在三十岁的时候不接受星辰洗礼,那星空之神就会愤怒,我们这个国家就要有百万人死于星空之神的愤怒的灾难之下!”

    “我们是为了整个神眸族,你以为我们不疼爱我们的女儿吗?”

    这个时候我转眼去了看南宫娊星,她的面容被蓝色的面纱当着,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她的身体却是微微抖了一下,特别是提到二十岁星辰台沐浴和三十岁星辰台洗礼的事儿,她的身体就抖的更厉害了!

    跟在南宫娊星旁边的南宫璟瑄,虽然还是懵懂少年,可却好像十分的懂事,他主动去拉住南宫娊星的手,然后将一部分星辰之力送到她的身体里,南宫娊星的身体这才停止颤抖。

    看着南宫娊星的反应,我就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南宫娊枂也去经过那样的痛苦,虽然我不知道星空沐浴和星辰洗礼到底是什么来头。

    南宫娊枂这个时候又说:“我没有参加星辰沐浴,所以按照规定,需要一个能纯属掌握星辰之力的人牺牲自己一年寿命,为我去星辰台祭血,否则灾难会提前降临神眸族,今年是我逃出的第六年,灾难差不多也就是今年了,所以星辰台祭血,必须要去!”

    我点头说:“你放心好了,这血,我帮你祭!”

    南宫娊枂的父亲道:“你可以帮她祭血,可她人必须留在神眸族,娊星已经用失去双眸的方法逃过了一次星空洗礼,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平息了星空之神的怒火,如果这一次星空洗礼我们再耍花招,那我们神眸族整个王城就将化为无有!”

    南宫娊枂说:“三年后我会回来!”

    她的父亲说:“不行,万一这三年你在外面出点什么事儿,那整个神眸族的王城就将毁于一旦,整个王城三百多人的性命都将随之陨灭!”

    南宫娊枂说:“我会在这三年里寻找出破解星空洗礼的办法,如果三年内我想不出来,那我就回到神眸族,静静地等上一年,然后接受星空洗礼!”

    “若是你让我在神眸族待上三年,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死,那我宁可自毁双目!”

    南宫娊枂的父亲刚准备要说什么,南宫璟瑄忽然站出来用他还带着一些稚嫩的声音说:“父皇,母后,就让姐姐去吧,王城百姓的性命是命,难道我姐姐的命就不是命吗?”

    “看看我的娊星姐姐,难道非要我的娊枂姐姐也变成她这样吗?”

    “说句你们不愿听的话,如果有一天,我登上了神眸族的王位,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挑战星空之神,我要把神眸族从他的阴影中解救出来!”

    “神眸族不需要一个贪婪和残暴的神灵!”

    南宫璟瑄的这一番话,让我心头为之一振,这少年将来怕是不简单啊!

    而他的父母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一脸的惊恐。

    他父亲更是伸手就要去打南宫璟瑄,南宫娊星和南宫娊枂飞快挡在南宫璟瑄的身前,他们的父亲这才没有出手。

    南宫璟瑄推开自己的两个姐姐说:“父亲你想打就打吧,这是我的信念致死不移!”

    他们的父亲愣了一下,然后仰天长叹:“我南宫耕叔迟早有一天会被你们三个不孝子给气死!”

    “特别是你!”

    说着南宫耕叔指了指南宫璟瑄说:“总有一天,神眸族会毁在你手里!”

    千影君这个时候在旁边说了一句:“在我看来,说不定神眸族会在他手里重回新生,你们神眸族不需要星空之神,就好比我们一族不需要圣神,不需要圣法者是一个道理!”

    我道:“这么说来,神眸族的星空之神似乎和你们第三种族的圣神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千影君摇头说:“也不是,神眸族的星空之神从未露过面,也没有什么人间使者,总体来说还算收敛,可我们那一组的圣神就不一样了,圣法者在我们族内活动,他本身更是时常显身在我父亲的宫殿里,着实让人头疼!”

    “不过,他们很像是一类人,说不定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关联呢。”

    听着千影君这么说,南宫耕叔直接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疯了,等着有一天你们发现自己无法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了,随便你们吧!”

    留下这句话,南宫耕叔撤掉结界,带着王宫前面的那些人开始回宫殿去了。

    南宫娊星,南宫璟瑄则是和我们一起留在这边。

    等那群人回到宫殿后,南宫璟瑄说:“娊枂姐姐,你的这个男朋友不错,肯为你做这么多的事儿。”

    南宫娊枂说:“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有自己的女朋友!”

    南宫璟瑄愣了一下,然后道:“那他太没有眼光了,不过作为朋友,他也值得交。”

    蓝色面纱下的南宫娊星也是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去星辰台吧,不管三年后怎样,这次的血还是要祭的,否则王城就真的要不保了!”

    南宫娊枂看了看我问:“祭血有规定,神眸族的人不能代替,所以目前来说,能够操控星辰之力的人,不是神眸族的人,那就只有你一个了,陈雨!”

    我说:“放心好了,我会去做的,只不过,我现在需要休息一会儿,刚才点燃双星,我消耗有些大!”

    说罢,我身体里的那口气就再也压制不住,我直接盘腿坐下开始打坐调息!

    南宫娊枂在旁边说:“一会儿那星辰台,我不能去,让我弟弟带你去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专心调息。

    星辰台,我去祭血的时候会再和那星河之神交手吗?如果会,那我一定要等着黯星全部恢复了以后才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