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雅拉

作者:两只陈洁南
    “翡翠之子,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静静回忆着方才看见的一幕幕画面,感受着那种伟岸强大的力量,还有那一个如同太阳一般,将所有黑暗照亮的英武青年,阿帝尔不由发出一声惊叹。

    身旁,魔器之书静静躺在那里,在展露出自己的力量之后,此时又回归了沉寂,看上去就像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书籍一般。

    不过在见证了这本书的力量之后,此刻阿帝尔已经不敢小看这本书了。

    “不愧是魔器。”

    看着这本书,回忆着此前感受到的那种力量脉络,阿帝尔不由点头。

    方才的画面尽管为虚,但那种力量,符文,还有场景却像是真实的一样,可以被人所体悟到。

    手持着这本魔器之书,就相当于随时可以追溯到那个场景,可以随时感悟更高层次的力量,体会到更高层次的风景。

    就算没有其他功能,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这本书位列魔器的行列。

    透过这本魔器,阿帝尔过去的一些疑惑也终于得到了解释。

    高域,甚至是整个巫师世界的残余精灵,并没有天灾诅咒的印记,是因为翡翠之子。

    当年翡翠之母陨落,天灾之力顺着血脉侵袭时,是这位翡翠之子挺身而出,将精灵一族的血脉之线与翡翠之母斩断,至此与翡翠之母再无关系。

    血脉之线被斩断的那一刻,巫师世界的精灵一族便宣告自立,自然不会再被天灾之力顺着血脉之线进行诅咒。

    而阿帝尔的血脉之所以会被诅咒,则完全是因为血脉的来源。

    他的月精灵血脉,源于当年翡翠世界之中的精灵尸骸。

    而那些精灵尸骸,无疑是因为天灾之力而死,与翡翠之母的血脉之线并没有得到斩断。

    因而,继承了那些精灵尸骸的血脉,随着血脉的再次激活,阿帝尔自然也被天灾之力找上,再一次承担了诅咒。

    想起了这一点,阿帝尔顿时有些无语。

    “原来到头来,是我自己的问题是么。”

    他摇摇头,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但最后随着时间过去,也慢慢恢复沉寂。

    说到底,天灾诅咒虽然存在,但也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反而他自己,因为天灾诅咒的缘故,反倒是获得了不少好处。

    而且,在解决了天灾诅咒的情况下,拥有天灾诅咒,对阿帝尔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拥有天灾诅咒,就意味着是翡翠之母最后的残留血脉,冥冥中就会获得翡翠之母的更多眷顾。

    阿帝尔此前每一次晋升时所经历的场景,还有身上的翡翠印记,就是明证。

    想通了这一点,在原地待了一会,阿帝尔起身,向自己的实验室慢慢走去。

    世界之战马上就要开启,趁着还有一段时间,阿帝尔也要好好准备一番。

    对于四阶的大巫师来说,五年的时间并不算漫长,但对阿帝尔来说,至少可以让他将血脉秘典的第一步走完。

    想到这里,他转身离开,走进实验室后,便将大门关上,准备着自己的实验。

    而当阿帝尔进入实验室时,在翡翠之塔的下方。

    撕拉···

    一地蛮牛尸体倒在地上,每一头蛮牛的身上都带着漫天的血气,大量绯红的血液溅shè,将整个场地都给染红。

    而在场地ZhōngYāng,雅拉静静在这里站着,浑身上下被血液染红,身上散发出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尽管浑身血腥,但他看上去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张开自己的双臂,长大嘴,像是在拥抱与呼吸,一张俊美妖异的脸庞上满是疯狂与满足之色。

    身旁,一些精灵仆人静静看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恐惧。

    “殿下又不稳定了···”

    一个长着独角,皮肤上带着细纹金色纹理的女人轻轻摇头,望着这幅模样的雅拉,心中也有些恐惧。

    在翡翠之塔的内部,雅拉的性格不稳定是出了名的,有时候性格陷入极端疯狂的时候,是真的会动辄杀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信要照样杀给你看。

    数十年前的一次,雅拉还曾经冲出了翡翠之塔,在翡翠城中大开杀戒,一口气屠杀了数十万精灵平民,引得整个银域轰动,最后被西玛尔与赫穆克两位长老联手压下,才没有引起广泛的恐慌。

    “阿帝尔大师送来的药剂已经用完了吗?”

    看着下方雅拉的模样,她忍不住轻叹一口气,随后问道。

    她所说的,自然是前段时间雅拉交给阿帝尔的那份陨光药剂配方。

    尽管对雅拉的作风有些不爽,但阿帝尔还是将那份陨光药剂炼制完成,并将成品交给了雅拉。

    药剂使用之后,效果十分不错。曾经多次暴动的雅拉,在使用药剂之后,竟然难得的稳定了几天。

    “已经用完了,不过库鲁祭祀正在送来。”周围,一个人回话道。

    话音刚刚落下,远处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库鲁一身金色长袍,脚步急促促的从外界走来,看着前方雅拉的这幅模样,顿时皱眉一皱,明白了发生什么。

    他挥了挥手,在额前,一枚金色宝石缓缓绽放光辉,将雅拉直接笼罩进去,让其暂时恢复平静。

    随后,他走向前,手中掏出几瓶绯红色的药剂,直接交给雅拉:“拿着。”

    一口接过药剂,闻了闻上面的那种独特味道,雅拉毫不迟疑,直接一口将药剂吞下。

    随着药剂吞下,在他的身上,那股原本弥漫的金色纹理快速消退,原本暴虐的血脉之力快速被抚平,变得平静下来。

    “谢了。”

    一会之后,他的脸色恢复平淡,眼眸中带着一股深邃的冷漠,就这么看着库鲁说道。

    “这是阿帝尔炼制的药剂,你要谢就去谢他吧。”

    望着眼前浑身沾染血液的雅拉,库鲁强忍着心里的恶心,脸色平静的说着。

    “呵。”雅拉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只是最后抬起头,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库鲁。

    他的眼神很放肆,看上去有些肆无忌惮,放着精神力的波动,直接视库鲁为无物,在他身上不断窥视着,令眼前的库鲁双拳握紧,有种被羞辱的愤怒。

    “那枚金色水晶很不错,是件魔器?”

    仔细打量了一会,雅拉脸上带上了笑,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把它给我。”

    “你!”库鲁有些愤怒,望着眼前的雅拉,身上的精神力一时间暴涨,像是下一刻就要暴动出手。

    雅拉饶有兴趣的望着他,哪怕感受到他身上的精神力暴动,也没什么太大反应,反而觉得十分有趣。

    他的这幅反应,顿时令库鲁感到羞辱,双拳握的发白。

    但是到了最后,库鲁还是没有出手,反而身上暴动的精神力渐渐平静下去。

    他双手一淘,那枚金色的水晶直接被他一丢,随后再不停留,直接转身就走。

    但是在他身后,雅拉显然没有简单放过他的意思。

    “站住。”

    轻飘飘的声音在原地响起,却令库鲁僵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因为在周围,一股庞大而又疯狂的精神力已经将他笼罩,只要他再敢动一下,就会引来疯狂的打击。

    与此同时,一股尊贵,庞大,彷如太阳之光一般的伟大气息在周围弥漫,那股浓重的精灵皇者威严弥漫四周,令库鲁浑身血脉沸腾,有一种要跪下去的冲动。

    “疯子!”

    他暗骂一声,脚下却不敢动弹,只能僵直在原地。

    在等阶上,雅拉与他同样都是四阶大巫师,但如果真打起来,他绝对不会是雅拉的对手,半个小时之内就会被雅拉击毙。

    精灵皇者血脉,这种血脉,对于普通精灵而言就是一种天堑,哪怕实力相差无几都会受到强大的克制,根本【m.】不敢对其动手。

    “世界征战即将开始的消息,你已经告诉他了吧。”

    站在库鲁的身后,望着库鲁的背影,雅拉笑了笑,俊美妖异的脸庞上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告诉我,他会不会参加?”

    话音落下,猛烈的杀机浮现,在此刻仅仅锁定了眼前的库鲁,将其牢牢锁定,像是随时可能出手,发出最凶悍的一击。

    感受着这股猛烈杀机,库鲁张了张嘴,像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上了双眸,一点精神力扩散而出。

    感受着这点精神力伴随而来的讯息,雅拉笑了笑,从脸上的笑容来看,笑的十分开心。

    转眼间,原本四周弥漫的杀机瞬间消失,原本爆发而出的狂暴威严也慢慢消散,一切就像是一场幻觉一般。

    感受着这一点,库鲁暗自松了口气,脚上的步伐加快,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如果你敢把这件事告诉赫穆克长老,那你的那件事,就别怪我说出来了。”

    后方,雅拉的声音再次传来。

    库鲁一呆,随后双拳紧握,最后加速离开。

    后方,望着库鲁离开的身影,雅拉脸上露出细微的笑容,看上去极为美丽。

    再过一会,他看着自身身上染红的衣物,再闻着那股血腥味,有些皱眉,直接身影一转,在原地消失。

    时间缓缓的过去,在等待之中,数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哪怕对于一位正式巫师而言,区区几年的时间也算不上什么,而对于如同阿帝尔这般的四级大巫师来说,区区五年的时间,也只是做一次实验,亦或者完善一个法术所需要的时间罢了。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一滴的过去,在一天清晨,阿帝尔实验室的大门开始自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

    那是阿帝尔,此时浑身穿着一身月白长袍,整个人看上去神圣而幽深,带着一种宁静的气质,令人一眼望去的同时,便被他身上的气息所感染,情不自禁心态平和下来。

    这是月精灵血脉所自带的气息加成,只是此时似乎多了些变化,其中的气息,除了能使人平静下来之外,更多了一种令人情不自禁想要倾诉,信任的冲动。

    只是相对于月精灵血脉的外在表现,这种变化的感觉很微妙,很难被人所察觉到不同。

    “已经快五年了啊。”

    静静从实验室中走出,望着实验室外的一切,阿帝尔轻声感叹。

    从麦森区域来到高域,再转眼来到翡翠之塔,如今已经即将五年时间过去。

    五年的时间,对于其他巫师而言可能改变不了多少,不过对目前的阿帝尔来说,却是收获不小。

    这种收获,不仅是血脉上的蜕变,还包括着知识上的大丰收。

    高域的巫师文明远非麦森区域所能相比,翡翠之塔的底蕴,更不是麦森区域的银雾王廷所能比的。

    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透过翡翠之塔这个精灵一族的庞大势力,阿帝尔收获了许多,不仅获得了更进一步的冥想法,本身更是更进一步,达到了四阶的巅峰。

    从上古世界中离开,他本就离这一步十分接近,之所以迟迟不能达到,仅仅是因为自身意志不够圆满强大,以至于强大的本源尽情绽放自身的力量,因而拖延了自身的脚步。

    但从迷雾世界中回归之后,有分身晋升五阶的经历,这个缺陷也已经补足,通往四阶巅峰的道路被打通,只差最后一点时间的磨砺,就可以达成。

    而翡翠高塔的这五年时间,正好为阿帝尔补足了这一环,让阿帝尔的本源终于彻底绽放,意志与本源初步融合。

    等到意志与本源彻底融合,化为最后一枚意志之种时,便是阿帝尔晋升五阶的时刻。

    “这一天,不会遥远的。”

    望着外界的温暖阳光,阿帝尔笑了笑,对于自身晋升有着充足的信心。

    这是足够丰富的经历所带来的。

    在迷雾世界之中,他的分身已经晋升过一次五阶,尽管并非本体,但那种底蕴却仍然存在,理论上相当于阿帝尔本身晋升。

    以那具分身为基础,等到合适的时候,阿帝尔甚至可以选择将那具分身吞下,作为晋升五阶的血脉资粮,以此打通自身晋升五阶的道路。

    当然,这个选择,若不是有必要的话,阿帝尔不会做出。

    那具分身吞噬神尸而晋升,体内的血脉十分强大,仍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应该被白白浪费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