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路上(下)

作者:猫疲
    沿着蜿蜒起伏而满是尘土的官道,翻过了两道不算很高却比较费力费时的山梁之后,很快长乐县城的隐约轮廓就远远的出现在,一处顺着低矮山势和土丘喇叭形张开,数条枝杈般河流散布期间的谷地当中了。

    因为岭南东部各州治下,相对土蛮、蕃人陈杂的岭西和安南之地要开化的更早,在历史上也更加繁荣和发达的多;因此可以说自大唐开国以来,在军事防备上的需求可以说是略等于无。

    而所谓的长乐县城,只是这片位于粤东最大山中盆地的东端,一个低矮土围子圈起来的聚居城区;从形制上看比大多数广州外围的镇子,其实也大不了多少;甚至就连标志性的门楼和护城河沟都没有,只有上面插着代表义军的青旗,标志这这里还有人在驻守。

    尽管如此,在看到远处县城在望之后的军中许多人的脸上,已经禁不住露出某种放松和安心的表情来。毕竟在这行来的一路上,他们大多数人可是吃尽了各种苦头;尤其是那些才从有一顿没一顿的饥肠辘辘当中,吃上几顿饱饭的新卒们,羸弱的身体让他们往往没能走多远,就频繁出现各种脱力和脱水、中暑等状况。

    好在周淮安所在的后队还算有所准备,比如半碗淡盐水、加了粗糖的茶汤,或是几口杂煮糊糊,遇到这种情况也能进行简单的收治;所以除了个别耽搁时间实在太长的倒霉蛋之外,就并没有出现更多的减员。而这一点,同样也得到了王蟠为首头领们的赞声和感叹良深。

    理由也很简单,居然是因为原本他们这些老义军,每次出征或是长途行动之下,没有因为走散、掉队个三四成,或是病亡、累死折损掉两、三成人手,那简直就是老天作美的好事情了。

    好吧,也许在这个乱世当中,这些被逼得走投无路而起来造反,就连腿上泥巴还没洗干净的义军们,就是一路把自己和别人当作了某种消耗品而闯过来了。

    而在抵达一处可以用来停宿的城邑之后,就意味着可以得到现煮的汤食和热水,而不是就着灰尘啃死面饼子,只能定时在老卒掌管的水囊里喝一两口来润润嗓子;还有铺满稻草的屋子可以休息,说不定还有打盆水洗漱洁净的条件,对大多数人而言那简直是美滋滋的事情了。

    毕竟,怒风营作为经年日久与官军周旋和交手,而残存下来的老底子,多少也学会和掌握了一些军阵行伍的粗浅经验;比如在行军途中是严格限制随意生火和进食的,而士卒们除了自带的葫芦、竹筒的存水之外,想要获得水源补充就只能等到停歇时,由各自的火长在辎重后队里取来和分配。

    为此,周淮安倒在事前已经准备了几十个,由就地掘取高岭土烧城的筒状陶炉,再加上预制好的粗制木炭和路上收集的柴草,用牛车一拉就能跟上队伍的行程;停下来之后虽然直接烹煮炊食是不够用(只能满足少数中上层头领的热食),但是分批轮番提供各个分营队下,定额分配的热汤水还是可以做到的。

    然后,再加上普通士卒吃的死面饼和风干麦饭团子配酱干沫子,大小头目们吃的炒米和干糕条配盐菜;基本可以杜绝大多数野外带来的肠胃和饮食卫生问题;至于包括周淮安在内的少数头领们,则有干菜和风腊一起现煮的绸粥,或是下点面团子和疙瘩汤。

    虽然,在此之前大多数人可是睡倒在烂泥地里,乞求有口吃的就心满意足了;但正所谓是由奢入俭难,一旦习惯了某些日常带来的好处和方便之后,就很难再将其舍弃掉了。

    而作为这后队的总负责人,周淮安行进在这期间,有时候他也会产生某种片刻的错觉;似乎觉得就这么暂时维持现状下去,也是各不错的选择;但是随后沿途随处可见的惨状和战乱荼毒的痕迹,就会及时提醒着他;

    想要在这个代表社会最底层的蝼蚁,最卑贱众生所构成的义军当中,有所作为乃至逆天改命的话;相比这个时代的藩镇、朝廷等其他阵营和势力背景的存在,那简直就是地狱级别的难度,而且还是十八重地狱的最底层阿鼻地狱的难度。

    想到这里,。周淮安忍不住有狠狠咬了一大口油汪汪的炒鱼松,来平复一下有些失落和惆怅的心情;反正在骑马背上的时候,他也会抓紧一切间歇来进食和充能;因为在这荒山野外里自己的扫描能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派上用场的机会了。

    而在这里,所见的一切依旧是满眼荒芜成鸟兽乐园的田地,和逐渐埋没在疯狂蔓长野草的破败村落;事实上在过了作为龙川江畔的水陆要冲龙川县之后,就连作为向导的当地百姓乡人,都根本找不到了而一切只能靠自己个儿摸索和探寻。

    而那些驻留在乡镇里衣衫褴褛如花子,堪称穷的一逼的别部义军,更是一问三不知的无法提供更多的消息和帮助;反过来还涎着脸向着怒风营打秋风和诉苦叫穷,而用一些当地所谓的特产,分走了一些军中的剩余物资。

    可以说怒风营这一路过来就只有净支出和亏损,而几乎没有任何的收益和进项;甚至连基本就地取食的哨粮活动,都无法取得什么成果;这一次,显然大家摊上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和目标,无怪是当初王蟠的脸色不是那么好看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口头上不断的鼓舞和勉励大伙儿,只是针对不同的人群也有不同的态度和对策。

    对于新卒他是严厉的督促和鞭策,让他们保持足够的畏惧而听话就行了;对正卒们则是不断强调可能取得的功劳和奖赏,还有来自军府方面的前程;

    而对于老卒和头目们,他则是不断允诺和暗示着抵达石坑铅场之后的好处和收益;这毕竟是一处产量颇丰的矿山,还有附近几处尚且完好的集镇乡里的钱粮,都可以代为征收了。

    而他对周淮安在内的几名高层,则推心置腹的坦言道,这个差事可能是落不下什么实质的好处,还要亏空上一些老底子,而只能想办法先对付过去,再在回去的路上想办法找补回来了。

    但是这么一路过来,还是不可避免的在三个分营人马当中,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士气消沉与低落的迹象;这还是因为周淮安在后勤准备方面,多少所提供了有限加成的情况下。

    反倒是周淮安所在的后队,因为忙得不可开交而人人都有分派的事情做,再加上日常的保障还算相对公允和稳定的供给;在原本就平均指数相对较低精神面貌上,不但没有明显的下滑,还因为不断增加的熟练度和配合默契程度,有所小小的提升。

    因此,在一段令人颇为颇为疲惫的翻山越岭之路后,能够进入远处的县城休整一番,就成了恢复士气、军心和整体状态的唯一选择了。

    这时候前面的队伍,也送来了将头王蟠的口信,却是叫他一起赶到前面去,参与到与长乐县驻防义军的交涉当中;因为,接下来怒风营就地的补给和临时落脚点,以及前往石坑铅场的向导,或许就要落在对方身上了。

    毕竟,这个石坑场,是位于长乐与兴宁县交界的山丘之中

    等到周淮安骑着小青马来到前阵之后,就看见远出的县城大门已经洞开,而在门洞边上已经候着一些身影了,看起来就是一副主动迎接的姿态。

    这也不禁让王蟠暗自对着左右哀叹到,对方如此的光棍利落,看起来却是又要破费上一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