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一个包包

作者:臧福生
    医生的成长,其实就是这样,治疗一个特殊病历,知识丰富一点。抢救一个危重病号,医疗技术提高一个层次。医疗界的一位心脏内科的大佬曾经说过,没有亲自送走两百名以上的医生,是不成熟的医生。

    这话虽然有待商榷,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医生成长的艰难性。学会,和会用,在医学上真的是两码事。

    别说会用了,有些技能用的不熟练都不行,紧要关头哪有时间让你去思考,几乎都是下意识的动作,这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

    也有摸鱼的医生,对于危重病人,能躲就躲,能推诿就推诿、能避免就避免,反正就是一个职业,就是一个饭碗而已。其实这种心态干医生真的可惜了,当主持应该不错,穿上白大褂,有点……

    “你是不是收了一个小姑娘?”下班回家,刚进门,邵华就八卦的来了。

    张凡奇怪了,一般邵华很少对张凡单位的事情进行八卦的。

    “是啊,怎么了,你怎么知道?”张凡纳闷的问道。

    “还说呢,王亚男刚给我打电话,说她受打击了,你和薛飞也是,太讨厌了,还取笑人家。”说着话,邵华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其实,女人都挺注重这方面的。就和男人注重自己某个方面的能力一样。

    “这就来告状了?我没取笑她啊!你别听她胡扯。”张凡一听就觉得不对,赶紧把自己摘出来了。家里不是讲道理的地方,有些事情虽然说不清楚的,但是必须靠双方去维护,去养护。

    “是吗?反正,你们男人啊”邵华吊着张凡。“你嫌弃没嫌弃我的啊。”说着话,邵华悄悄的爬在张凡后背上,而且小手已经慢慢的摸索到了张凡肋叉附近。

    这里的肉少而薄,要是拽一下,也是挺刺激的。

    “哪有,我怎么会嫌弃呢,我喜欢都喜欢不过来呢。”张凡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气,一边换鞋,一边背着邵华说道。

    “你要是嫌弃我小,我就把你的给拽肿了!”邵华趴在张凡身上,在张凡耳边,邵华故意贴着张凡耳垂小声的说道。

    张凡汗毛都竖起来了,不是怕,而是一种说痒不是痒痒,说舒服又不是舒服,反正有点和一哆嗦类似的快感吧。小妮子现在越来越懂张凡了。

    张凡喜欢怎么的,她就变着法的去应和,而张凡呢其实也是也一样的,“好了,快下来。叔叔阿姨要过来了。”张凡有点尴尬,撇着腿背着邵华走进了洗手间。

    张凡洗手后,两人腻味了一会。其实他们的响动在厨房的老两口都听到了。“哎,你私底下问问华子,赶紧订婚算了。别到时候”

    “怎么会,哪有女方催着订婚的。你越活越糊涂了。你放心我觉得张凡和邵华他们应该懂事的。”

    “懂个屁~!”老头扔下手里的葱,也不干活了,然后发着剧烈咳嗽的去了客厅,撅着嘴打开了电视,按说张凡,他是非常满意的,可就是一想自己闺女便宜了这个小子,心里就怎么得都不得劲。

    “快!快!快!老爷子发飙了。”张凡和邵华赶忙的出了卫生间。

    兰市,张凡父母也开始着准备。穷家值万贯,要长期出门,好些东西都要提前收拾。虽然他们冬天才会动身,可前期要准备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比如他们的老房子,就要卖出去。可这个地方的房子真不好卖,年代久远不说,位置还不好。加上单位倒闭,年轻一点,家底厚一点的人早早就搬离了这个地方。所以老房子越发的不好处理了。

    “卖了吧!八千就八千,再不卖我估计就卖不出去了。”张凡妈妈对着张凡爸爸说道。

    “嗨,你说当年买这房子,咱家就花了好几千,四处借钱才买的。可你看看,全世界的房子都在涨价,就咱这里掉。”张凡爸爸有点失望的看着衰败的厂区和小区。

    “哪能怎么办呢,厂子不行了,这地方吃个蔬菜都不方便。哎!要不和张凡商量商量?”

    “商量个屁,这是老子我自己置办的,又不是他爷爷传下来的,我凭啥和他商量!”张凡现在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顶替了他老子的位置,所以老头有点不甘心。

    儿子大了,也很懂事,他其实很欣慰。他不甘心的是已经衰老的年华。

    “你个倔老头,哎!以后就不是儿子一个人了,咱们不和他商不商量的,其实也无所谓,但是以后家里的大事还是和人家邵华说说,不然小石头就不好做人啊。”

    “那就说说吧,哎!”最终八十多平方的房子,八千多远卖了出去。老头老太太也算彻底的搬离了呆了大半辈子的厂矿小区。

    仍旧在厂区的老伙计们,没有一个不羡慕的。谁愿意待在这里啊,破落的厂区如同一个即将要过去的时代一样,到处透着衰败。

    高主任给薛飞给了一个拇外翻的病号。让原本非常期待的薛飞一脸便秘的样子。老高说有个病号的时候,薛飞眼睛里飘的都是钱。结果一听是拇外翻,直接差点一口气给憋回去了。

    “怎么是个拇外翻啊。不应该是换髋,不应该是换膝吗?”查完房的时候,薛飞絮絮叨叨,絮絮叨叨个不停。

    “行了,怎么和怨妇一样。叨叨个不停。拇外翻就拇外翻。”张凡说了一句,这玩意太能带节奏了,要是心里不成熟的,绝对能让这玩意给带进沟里。

    “呵呵。活该,我还没做过这种手术呢。”王亚男高兴的说道。

    “张医生,你等我一下。”张凡他们三个人边走边说的时候,拇外翻的病号追了出来。

    这位病号,是个少妇,漂亮,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妇。皮肤白皙、瓜子脸、大眼睛、五官匹配的也非常精致,还有一头非常飘逸的大波浪。

    身材高挑,该圆润的地方圆润,该消瘦的地方消瘦,加上特有的一点高傲感。真的,又是漂亮又是有气质。

    根本不是王亚男这种发育不良的柴火妞可比的,王亚男要不是有个漂亮的脸蛋,真的,不知道人还以为是个瘦小子呢。

    修长的大长腿,细而直的小腿,加上塑身牛仔裤。真的,直接就是成熟男性梦寐以求的美人。不过这个少妇也只能看脚部以上的地方。一旦看脚,直接把所有的气质给毁掉了。

    脚下一双非常时尚的平地板鞋,鞋子靠近大拇指的地方,一个非常明显的大包!活生生的把一个美人给毁掉了。

    “怎么了?”张凡回头一看,是病号。

    “是这样啊,刚在病房人多,病号多,不方便。有方便的地方吗,我想和你们说几句话。”少妇说话也讲究,不急不缓。

    这话一说,薛飞眼睛亮了,这家伙非常客气的把人带进了医生值班室。王亚男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青涩的姑娘最是羡慕这种熟女,但是也最是反感这种熟女,估计是同性相斥吧!

    这女人据说是什么局的一个小领导,通过老高后直接住进了医院。她为了这个指头也是煞费苦心。

    各种小偏方,各种矫正器,矫正鞋,受了大罪了,睡觉都不脱矫正鞋。可最近这个脚趾头越来越疼了,经常大半夜的把她疼醒来。

    没办法,只能来医院了。小城市,打听什么的也方便,骨科老高名气不小,所以人家直接就来找老高了。

    “张医生、薛医生还有王医生,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我的这个手术就麻烦你们了,最近真的是把我折磨坏了,我是成宿成宿的睡不着啊。”

    “额,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张凡一瞅是三张卡,赶紧表示了拒绝,薛飞差点给气死。

    “呵呵,没事,就是几张超市的购物卡,没什么,就是一点心意。我就拜托你们了。”说着话直接把卡塞进了薛飞手里,然后出了医生值班室。

    这女人也是人精,懂社会懂人心,一看张凡好像不是作伪,再一看薛飞,她就大概了解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几张卡她也不在乎,算是买个安心。

    “给,这是你的。”薛飞喜滋滋的把卡分给了张凡和王亚男。

    “我不要。”王亚男直接拒绝了,然后出了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要这个女人的东西。

    “我也不要。”张凡想了一下后,说道。

    “你傻啊,你看哪女人是缺这几张卡的人吗。要是对方家庭条件差一点,我也坚决不要,可人家是领导,懂不!领导!”薛飞翻了一眼张凡。

    “你拿着吧,我真不要!”张凡再次说道。

    “真不要?”

    “不要!”

    “不要算,不要我要了。这可是你不要的,不是哥哥我不给的!”薛飞再一次的问道。

    “真不要。”张凡也确定的说了一句。转科期间的几件事情,欧阳直指内心的鞭笞,真的把张凡收别人小东西的毛病给看好了。

    而且随着目前自己收入的提高,也划不来拿别人东西了。

    “哪咱们什么安排手术?”薛飞收好以后,就问道。

    “完善检查吧,明天排上去。”张凡说了一句。

    拇外翻,就是跖骨与拇趾成角大于十度就是拇外翻,其实通俗的说,就是大脚拇指的指头尖部越来越靠近其他的指头了,然后导致大脚拇指和脚背连接的地方凸出来了。

    这个疾病遗传除外后,女性发病率是男性的九倍。最主要的诱因就是不合适的鞋子,穿尖头鞋和高跟鞋最容易诱发此病。

    此病保守治疗效果一般,一般都是手术治疗。但是,虽然是个小病,但是这个疾病讨厌就讨厌在它容易复发。

    “你做还是我做?”张凡和薛飞出了值班室走向办公室。

    “你说呢!”张凡看都不看薛飞,有手术怎么会让他呢。

    “嗨!我都爱死你了。清正廉明,俯身为民的!好了,手术你做了。”薛飞不要脸的奉承着张凡……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