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捂着嘴跑

作者:臧福生
    会诊,在医院中其实也分好多种,比如需要医生在最短时间内快速到达的一种,加急的会诊。

    当遇上这种情况,那么代表的就是被邀请的医生,必须第一时间要到达邀请的科室,就算手中有病号也要做出相应的处理。

    医院这种情况很多,特别是心内科,时时刻刻都要有一个医生空出时间来预备突发的情况。

    说实话,内科当中,心内的急诊最多,且最凶险,往往就是分秒之间定生死。

    心脏的复杂不同于大脑的复杂,心脏的复杂在于多变,而大脑的复杂在于未知。

    大脑某一处出血或者出现梗塞,到底是需要手术,还是需要保守,往往还是有一定的选择余地,而心脏则不同,一旦出现问题,首先要处理相应的症状后,才能考虑其他。

    心脏的多变,就是因为,这个玩意是两套系统参合在一起运动的。

    一套电生理,一套流体机械生理。说实话,想要当一个很厉害的心内科医生,首先物理学要过关。

    什么流体粘度、电信号、湍流,有太多太多物理学上的难题挂靠在心脏上来难为医生。

    张凡一看徐丽丽发沁的脸色,他都不用上手去查体,就能明确,徐丽丽心脏出问题了,至于到底是心脏那一块出问题了。

    如果能给张凡时间长一点,或许他能靠着解剖、生理、病理等相关的知识推敲出来,但分秒之间,让他确定诊断,他知道,自己还没哪个本事。

    医学这个玩意,非常的奇葩,看似全是研究的人体的器官,基础性的生理,不管搞哪个学科的医生,都要掌握。

    稍微升级一下,一个科室和一个科室直接就如同垮了学科的两个不同领域的学科一样。

    如果医生想再往上走一走,这些如同跨学科的知识,又要绑在一起要攻克,所以,想成为一个权威的医生,必须要勤勤恳恳努力几十年或许才能有点希望。

    心脏的疾病,它不会给你时间让你推敲,必须做到如同吃饺子一样,一口下去,不用思考,靠着味蕾就要说出什么疾病,在说出来的时候,还要同时给与相关处理,喜欢吃还是不喜欢吃。

    所以,张凡让护士打给心内科的电话是加急电话,而且特别嘱咐一句,最好是让科室主任来,因为,年轻人一般不会有心脏症状,但,一旦有了,那么更凶险。

    任丽,不仅是心内科的主任,现在还兼任着医院纪高官一职,她是当年从鸟市大医院被欧阳挖来的,目前在茶素地区,就心内科来说,估计任丽已是第一人了。

    她和张凡一样,都是欧阳另眼相待的人。欧阳把外科交给了张凡,内科则是任丽。

    接到加急的急诊电话,任丽带着那朵飞奔在医院的路上。

    男医生着急上火加速跑的时候,如同电影里的黄飞鸿一样,撩起褂子大步跑,因为白大褂太长,影响了腿部的跨越。

    而女医生穿着白大褂加速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倒也不会撩起褂角,反而是一个手按在腰部,一个手往往会捂着嘴,很是奇特的一个动作。难道风大要捂嘴?

    不过这倒是也不影响她们的跑步速度,小白鞋唰唰唰的,碎步急速,还是很快的,三分钟内不到,就是事故!

    所以,在医院内看到捂着嘴的女医生奔跑的时候,一定要避让一下。就算没有风的时候,也不好好奇,拉着她问为什么要捂嘴。

    任丽带着那朵两分钟就跑到了急诊中心,人还没到患者面前,张凡就开始大声的朝着远处的两人汇报患者的初步情况。

    “快,心电图出来了没有了。那朵听诊器听诊!”人还没到,听到张凡的汇报后,任丽已经开始做出相应的处理了。

    “心电图出来!”当任丽刚说完话,急诊中心的医生已经扯着纸张拿给了任丽。

    抢救是如此,谁主导,谁配合,大家心里非常清楚,都不用临时分派。

    “近似晕厥一次,晕厥一次,心电图明显的出现了快速心率,那朵心律怎么样。”

    医学上,一个词的一个字,往往代表的含义和后果都是不同的,比如心率,通俗的说,就是心跳的速度,而心律,则是心跳的规律不。

    晕厥,不要说普通人了,就是一些外科医生都不是非常清楚这个词语的定义。

    当患者突发意识丧失则为晕厥,而头昏眼花则是近似晕厥,定义是这么定义的,但要真正的在临床上快速鉴别,说实话,很难。

    而这个晕厥和近似晕厥又代表着不同的疾病,一环套一环,心内的疾病就是如此。

    一环错了,治疗方式就错了,这个治疗是必须在几分钟内要起效的,如果选择错误,意味着就是失败。

    “律不齐,过速!”那朵趴在患者边上,没有几秒就已经给出了听诊结果,姑娘基础知识还是相当扎实的。

    说着话,任丽如同一个母豹子一样,刷的一下,就扑到了徐丽丽的身边。

    双手放在患者颈部,然后说道,“张院,快,准备好电复律。”

    “好!”

    这么说,不从事医疗的根本就不明白,用通俗的话来说一说。

    徐丽丽被怒火攻了心,然后激素分泌导致心脏的电生理出现了问题,如同电波一样,以前是滴答、滴答如同老年前列腺患者一样,很有规律的。

    可激素一多,刺激到了大脑,大脑喝多了激素,然后着急上火发出了乱命,心脏的电波就成了急急如律令,biu!Biu!Biu!

    信号乱了,心脏的肌肉也开始乱了,原本是有规律的收缩,就是因为信号出了问题,收不像收,缩不像缩。

    心脏是什么,心脏就是个泵,收缩乱了,那么泵出去的血液就出了问题。

    原本顺畅的血液,如同小儿吐口水一样,一下一下,很是顺畅。

    而这种很不规则的收缩,就会导致血管的血液出现无数个漩涡,这就是湍流。

    当湍流出现,血液就流不出去了,全聚在一起玩转圈圈了,如果把血管放大,这时候的血液就如同人脑袋上的旋一样,无数个旋,一个接着一个的玩。

    血液开始玩转圈圈,那么机体就开始出现缺血,然后大脑更着急了,原本只是吃了一点过量的激素,结果现在不光是激素,还有缺氧,缺血,缺能量。

    大脑这个时候,就如一个神经错乱的人一样,张口就是胡话。

    原本就很乱的命令,这个时候更加的乱了。

    而血管中,转圈圈的血压会把原来附着在血管壁上的血栓搞脱落,紧接而来的就是更严重的后果。

    而且,如果这个乱了的命令,不能在短时间内纠正,心脏的肌肉,也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干着干着,这帮肌肉男就罢工,这就是所谓的心脏骤停,老子不干了!

    心脏骤停后,紧接着就是心衰、肾衰、电解质紊乱,多器官出现衰竭,就如同大溃败一样,人也就挂了。

    任丽双手放在患者的颈部,这是在做一个颈动脉窦按摩。

    很多人或许有这样的体会,有些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会出现忽然的心慌,感觉心跳的特别厉害,如同要跳出来一样。

    这就是心悸,不管年老年轻,很多人都会有,心悸,短时间的心脏自我可以调整,当出现长时间的心悸,就会出问题,就会出现心律不齐。

    所以,一般遇上这种情况,普通人可以咳嗽,如同尴尬的咳嗽一样,或者深呼吸然后闭气,再突然吐出,或者按摩眼球,这些动作都可以纠正心悸,但,如同原本就有心脏基础疾病,那么,别想了,赶紧送医院。

    任丽一边按摩,一边下着口头医嘱:“360J的单项波电击准备,肾上腺素1mg静推,备好胺碘酮、准备好利多卡因!”

    任丽下医嘱,那朵安装着监护仪,瞬间的徐丽丽满胸膛挂满了线路,张凡已经准备好了电击。

    医院外,徐丽丽的男友和王小虎的爸爸,两个人鼻青脸肿的虎视眈眈,可当听到医院内部医生护士们紧张而急促的声音,两人也顾不上了。

    徐丽丽的男友当看到医生们如临大敌的样子,心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的女友出大问题了。

    “医生,医生!”焦急的声音呼喊着,急诊中心的一个医生出来了,拿着如同书一样的病情告知书出来了。

    “你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是她男友!”

    “最好联系她的直系亲属,现在你先签个字,患者已经报病危了,情况很严重,有抢救失败的可能。”

    “啊!”这个声音不是徐丽丽的男友发出的,而是王小虎的爸爸喊出来了,他万万没想到,他家的小子惹出了如此严重的灾祸来。

    “完了!完了!”虽然是拆迁户,但还是普通人,他的脑海里面,想的不是他儿子是不是已经过了14岁,而是想着千万千万要救活啊!

    徐丽丽的男友一听,心里如同刀子搅拌一样,抖抖索索的拿出了电话,他要通知徐丽丽的父母。

    打完电话,小伙子失魂落魄的望着抢救室的徐丽丽,结果一转头,他看到了王小虎的家长。

    瞬间的,原本落魄的样子变的如同眼中冒了火一样。他也不打了,也不闹了,直接拿出了电话,“我要报警,XX村的王小虎和他的父亲打死了学校的老师!”

    “没有啊,没有打死啊,没有啊,没有啊!”王小虎的爸爸,直接哭了,双手摆着,祈求着。

    徐丽丽的男友,带着一种报复性的眼光,死死的盯着……

    心律失常的抢救是有实效性的,就如同破了口的水坝一样,如果在初期不能拦截,那么带来的就是灾难性的后果。

    电击、药物,当五个循环还未能就诊的时候,就可以代表抢救失败了,而这个个时间就是所谓的黄金六分钟。

    医生护士,越来越多的参与了进来。任丽几乎是口不带停的下着口头医嘱。

    “请麻醉科,必要的时候准备插管!”这是准备要上呼吸机了。

    “好!”

    夕阳西下,徐丽丽惨白的脸庞上被余晖照射出了一种淡淡的光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