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我楚垣夕是这么容易套路的?(求推荐票)

作者:貌似高手
    章歙予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分化”,一半是错愕,一半是羞恼,两种负面情绪瞬间在脸上达成平衡。这人怎么会没有比特币?他凭什么没有比特币?他特么没有比特币也没有以太币他玩毛的区块链啊?骗鬼啊?

    币圈的规矩是一切都以区块货币为锚定物的,普通创业者融资融的是¥和,区块融资融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币,实在没有的话莱特币也行。甚至于某些区块链项目,连工人工资都发区块币而不是法定货币,其中有些骚气冲天的人甚至敢于不发主流货币,堂而皇之的把自家项目的币当成工资发给员工,不是一个666能赞的过来的。

    所以楚垣夕这个回答既可以理解为我不感兴趣,但又不是婉拒,而是带有侮辱性质的。

    只听楚垣夕幽幽的说:“章女士,看来你还是没有特别了解我和我的公司啊。我做的是区块链技术,我们也产币,但币是我的产品工具,不是销售工具,特别是,从始至终我也没有打算过用区块链币作为融资工具的。”

    章歙予生生的把一句“你莫不是在逗我”给吞了回去,刚想做一做最后的努力,忽听楚垣夕说:“另外,章女士,我本来以为你是代表易币天下来的,怎么换了一个壳公司啊?我对你们铁总还是挺钦佩的。”

    币圈的另一个现象是,高级人才和传统创业圈是互通的。很多币圈大佬是正经创业者出身,其中也有一些做了一阵之后又回到传统创业领域。比如被尊称为币圈一姐的,就在比较风光的时刻抽身返回移动互联网,做短视频和直播,因为时间上正好抓住这个领域2015年的趋势红利,做得颇有建树。

    因此,在投资者方向上紧密结合,在创业者方向上互相流通,使得币圈和创业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易币天下这位创始人姓铁,出身于微软,而且是产经出身,是楚垣夕的同行和前辈。他的这份背景放在传统创业圈里也是响当当的,进入币圈之后并没有痴迷于ICO,而是制作数据分析工具,类似于股市上的同花顺、大智慧这类,算是给币圈玩家做顾问投资打辅助,所以叫做“易币天下”,取意类似于杰克马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产品确实是币圈的刚需,因为币圈的非主流空气币实在太多太多了,交易所也是五花八门。A股市场上也不过就沪深两个交易所,一共3600只股票,跟币圈的小币种数量相比到底谁多?一般人还真说不清楚。

    但两者之间也有巨大的相似性,那就是,大多数投资标的都没什么真实价值,等同于赌博割韭菜的工具,随时都可能暴雷,两边没有质的区别。所不同的是A股韭菜只要没有融资融券就不能加杠杆,因此只要不退市就可以死扛,而币圈韭菜可以加百倍杠杆,更为镰刀艺术家们所喜。

    因此易币天下提供一个类似同花顺的APP给韭菜们做分析,紧抓这个细分市场,从互联网的思维来说体相当nie,其创始人无论资历还是方向选择,都配得上楚垣夕敬佩一二。

    不过人在江湖,易币天下也不能免俗,做着做着就主业就从数据管理变成市值管理了,也就是说亲自下场加入了炒币大军。按说具备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进行市值管理应该是如虎添翼的,不过世事难料,楚垣夕知道易币天下最近一段时间是急转直下的,连官方自媒体都不更新了,没想到章歙予居然拿出一个新壳来,这里面到底什么意思呢?

    他注意到章歙予听到自己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再变,一丝惊愕一闪即逝。

    奇怪了,她惊愕个什么劲?楚垣夕察言观色的本领是一流的,心说这是什么鬼?我这是夸你呢吧?难道你跟你老大撕逼了?还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内部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也不是特别关心,因为并没有任何兴趣。对于币圈,楚垣夕一直都是深具戒心的,因为这些人不要脸。比如说请大佬站台这种事,一般创业者请不到就算了,币圈不是,币圈是大佬愿意站台就送你一份空气币,不愿意站台就“被站台”,直接写到ICO白皮书里。

    可能币圈中人对于这种事司空见惯了,但楚垣夕可不敢。他宁可让对方下不来台,也不能按照常规套路跟对方客气。

    章歙予跟币Token的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币Token团队的三位负责人互相看了看,发现楚垣夕似乎不好对付,这人有底线,还懂点行市,很讨厌!但是楚垣夕等着他们开口呢。

    其中一个叫韩安行的,是币Token的执行副总裁和联合创始人,说:“楚总,我们知道您做的是私有链而且不做ICO,不知道我们的情况您了解不了解?”

    楚垣夕很茫然,因为币Token搞交易所这事都是他刚才匆匆查币圈新闻查出来的,只有一个第一印象,根本谈不上了解。

    只听韩安行说:“我的人生就是不断逆袭,从来不怕任何困难。比如说,四月份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我们要崩了要跑路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们要是真的跑路早就爽了,但是我们没有,挺过来了。”

    楚垣夕心说您说这个干嘛?

    另一个叫做罗松平的说:“现在交易所蒸蒸日上,交易量非常健康,我们打算引入战略投资者。这个战略投资者最好是主权货币资金雄厚,同时又有区块链业务的,未来可能会形成业务互补,而且……”

    说着,他看了看章歙予,章歙予立刻说:“我们两家也有深度合作的,一条龙。”

    “而且我们不是深耕东南亚的团队。”韩安行说,“我们在米国监管机构的指导下取得了金融牌照。所以现在寻求战投,然后按照条件一排,就看到小康特别有缘分了。”

    卧槽这还挺牛逼的?楚垣夕听到“金融牌照”顿时有了一点兴趣,是今天下午第一次产生兴趣。这是个有魔力的词,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壁垒属性。

    米国的情况他不是特别了解,伊丽莎白又去南方了不在身边。他刚想开口,忽然,一直默不作声充当背景板的曹翔问:“是什么金融牌照?”

    楚垣夕其实已经注意到曹翔刚才就在角落里通过点自己手机的方式向他示意,估计是微信上写了什么?但是一直说话的不好意思看,这时终于有机会偷瞄一下。

    “是MSB牌照。”韩安行镇定自若的说,但他马上破功,因为曹翔说:“MSB的话我们小康马上也要有了。”

    “啥?”韩安行和楚垣夕异口同声,楚垣夕心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啊?这特么小康内部的金融相关事务不是我一手操作的吗?

    只见曹翔一扭头,对他说:“在米国开便利店也需要这玩意。”

    楚垣夕更迷了,然后他用余光一扫,发现韩安行的表情超囧。顿时,他知道曹翔要立功,自己可能会被忽悠,如果曹翔没在场的话。

    只听曹翔说:“MSB是米国财政部下设的金融犯罪执法局发出的注册许可证,凡事从事金融业务的都得申请,类似于咱们这边的工商,登记营业范围里有资金服务业务。”

    见楚垣夕还是没有get到要点,曹翔一拍脑门,“对了,申请的话大概需要18万。”

    “噢……那值一百多万¥呢。”楚垣夕心说你们特么这么忽悠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康的首席科学家,负责区块链业务的曹翔,刚从米国回来半年。”

    他已经看完微信了,曹翔写的是:待会我给你科普一下交易所怎么割韭菜。

    嘶……这伙人到底为何而来?就为了忽悠我?楚垣夕心说我的人设在币圈的人眼里不堪一击吗?我有这么菜吗?明明他们才是菜鸡,哪来的自信啊?

    要是这样,就没什么可客套的了,他一耸肩,“可能您对小康期待过高了,小康真的没什么钱,我们自己都没整明白,A轮融资都没做完呢,做战略投资什么的实在太早太早了。以后有机会吧,您看呢?我觉得您可以找一下DST基金。”

    最后这句几乎是明示了,因为DST虽然作为投资基金十分成功,尤里米尔纳的投资策略让他登上神坛,但DST也是第一个将互助盘玩法带入天朝的,是资金盘的鼻祖。币圈的做法,和资金盘在各种层面上都非常相似,因此楚垣夕的建议翻译过来就是你们可以滚了!

    四个人只得礼貌的告辞,楚垣夕把人送出茶室就回来了,只听曹翔说:“交易所要想割韭菜最简单了,常见的有四种手法。我先给你讲一个‘崩坏式’的操作吧?完成场内场外双重收割……”

    另一边,币Token的三个人辞别章歙予,开车离开小康。韩安行一踩油门,马达顿时发出轰鸣,以绝对超速的方式冲向马路。

    顿时,车厢内一阵阴阳怪气,一阵骂声喋喋,韭菜根太硬了砍不动,使得三人怒气大增。

    “虎批那帮撒比,出的什么鬼主意啊让咱们来小康化缘!这特么楚垣夕根本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简直耽误咱们时间!”副驾上的罗松平愤愤不平,“还有那个曹翔,这名我听着耳熟啊。”

    韩安行也在纳闷:“不对啊,来的时候咱们看过小康的天眼查,里面没有这个曹翔啊,只有一个首席技术官叫周鸣钧。这首席科学家是新来的?哎老宋你倒是说句话啊。”

    “消消气吧。人家跟咱们不一样,你看见人家办公区里边的开发团队没有?一百多码农上工,这还是周六。我一进去就觉得没戏了。”三人组中的第三个叫宋家康,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这时所在后排座位里,说:“我刚百度了一下这个曹翔,你们看看吧。”

    韩安行开车没法看,罗松平接过来一看,顿时带着羡慕惊呼:“卧槽,在米国弄走一亿多然后没开庭没定罪平安回国,这前辈啊!难怪了什么都懂……不行我得打电话骂丫挺的,耿斌这个臭撒比不是也是从米国滚回来的吗?”

    “行了吧他一个做黑产的你跟他置什么气啊?”宋家康叹气,虎批这种公众号是他们惹不起的,但是也不太看得起,因为格局太低。

    一般来说币圈自媒体都是通过拿钱发文的方式给ICO项目做推广,通知韭菜们的同时收取广告费,然后雁过拔毛。如果某个项目胆敢不去打点,那就对不起了,没有任何一个ICO的项目是干净的,想黑必然能够黑出翔来。

    去年之前是一个相当大的产业,ICO项目上线的费用有很大一部分要花在这个环节里,花几百万到上千万的都有。但是被国家秋风扫落叶一样封杀之后收敛了许多。

    而虎批则比较标新立异,通过狂黑做起一家公众号来,然后直接收保护费,交不交?不交下一篇就是你了。这种公众号没有节操,已经上线的和没上线的都处在枪口扫描之下,就连已经被喷过的都跑不了,因为还可以连续喷。而乖乖交了保护费的则可以享受删稿的待遇,黑产黑的明明白白。

    关键是操刀者明显是圈内人,各种道道都熟,这就很铬硬了。

    但是即便如此,跟割韭菜的利润比起来,做自媒体那仨瓜俩枣的根本不值得一提,无非就是不需要跑路罢了。

    以币Token为例,因为处于交易所割韭菜的关键期,分外需要舆论的支持,这样才能招来更多的韭菜。这也是四月份他们明明能够跑路却没跑的原因,明明有一份利益摆在面前却不兑现是为了什么?所图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所以无论是圈内幸存的自媒体喉舌还是虎批这种黑产,都是币Token统战的对象,甚至进行深度的交流。

    可惜罗松平气不过,直接拨通了耿斌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耿斌凝重的放下电话,然后飞一般跑进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查小康,查曹翔。这个大动干戈的架势和如临大敌的表情把何娜美和顾书君都惊呆了。

    楚垣夕当然不知道这些,他正在参加杨健纲的庆功会。

    巅峰视效的庆功晚宴场地选的非常low,竟然选了个烤鸭店。惠新西街这块地可是美食资源极为富集的地方,怎么选了个烤鸭店呢?

    但是等菜上桌了,楚垣夕只剩下大呼“真香”的份。

    然后他一扭头,咦?怎么王晖也来了?她不都离职了么?“请她做啥?还嫌她闹腾的不够?”

    杨健纲跑各桌敬酒去了,陈阔只好负责解答。他的表情也是不太好的,因为王晖时不时的就往他这边看,要不是楚垣夕也坐这桌说不定就要过来。

    等楚垣夕开口问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说:“咱们今天庆功是把所有工作过的员工都请来了,无论有没有期权,离职没离职。老杨是特别感谢兄弟们,也包括加班太狠的兄弟们,离职不怪他们,公司成功有他们一份功劳。”

    楚垣夕心说这特么真是多此一举。现在巅峰视效也有六十来人了,最近正在招配套,也就是行政后勤法务财务等等,手里有钱了可以敞开招聘了,打算把配套队伍配齐,不再依赖巴人。

    所以楚垣夕也不知道巅峰视效现在到底有多少人,至于在座的谁是在职谁是离职的更是傻傻分不清楚。

    不过巅峰视效的员工互相之间还是挺熟的,虽然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共事,但是气氛很热烈,特别是其中很多人是有期权的,而且期权还不少拿,否则也没有加班的动力,所以更容易一起享受成功的喜悦。

    眼看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阔酒酣耳热之后也没那么拘谨了,跟楚垣夕碰了一杯:“楚总,话说我挺奇怪的,为什么总公司把《罗马之敌》当成主打欧美的拳头产品,《乱世出山》为什么不做啊?欧美的人看《乱世出山》不就跟咱们看西方奇幻一样吗?《魔兽世界》、《指环王》之类的也挺受欢迎的。”

    “因为性价比低。”楚垣夕把杯子里的科罗纳一饮而尽,“做IP最终是为了卖游戏,《乱世出山》大卖的可能性很低,欧美游戏市场上,卡牌类的游戏不行,没有欧美的大IP肯定卖不动的,做动画也只是用来做自媒体……你问这个的意思是,你们还有余力?”

    目前巅峰视效的状态是边审批边上马边开工,美术资源、引擎开发和动画制作都在向前推,不过动画制作因为离平台上线还早,全是公司内部进行制作。

    陈阔低头的时候就会亮出锃光瓦亮的脑门,不过这回说的是正事,把头抬得挺高。“余力总是可以有的,我跟老杨合计着吧,我们不能光做对欧美输出的动画啊,UGC的来源主要还是国内用户对不对?所以国内用来立牌坊的产品也得有。所以……”

    各位各位,隐为者的谍战侦破《老胡同》上架了,三十万字带你走入即将迎来烽烟四起的1936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