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十三章 越有钱越有智慧

作者:貌似高手
    转过天来是周六,冯林进驻跃式别墅的第一个周末,于娅楠提议去吃个海底捞庆祝一下。海底捞的大屯路店距离紫玉山庄就隔着两条街,根本不值当开车,于是楚垣夕决定骑小康单车前往。

    这一片是小康投放单车的重点区域,第一批投过之后一直都在根据数据分析持续的投,所以不一会时间纷纷找到车。结果于娅楠愕然发现自己找到的这辆车,前后两个二维码全都被人给涂花了,没法扫码。

    “这简单,直接蓝牙开车。”楚垣夕说着直接拿过于娅楠的手机,在扫二维码的窗口下面点击“蓝牙”,顿时界面一变,先是蓝牙配对的一个动画铺满屏幕,紧接着变出一个类似列表的交互窗,不过现在只显示出一串数字编码。点击“开锁”按钮之后不到两秒,车锁“喀”就弹开了。

    冯林一直在旁边看着,忽然问:“你们为什么不学小红车,在脚蹬子那写一串编码,手动输入编码开锁?”

    “那个编码也是可以被涂掉的,不用全涂,涂掉一种一个数字你就没法开了。”楚垣夕把手机还给于娅楠,“再说也麻烦啊,这个操作多简单。”

    于娅楠结果手机,感觉也挺有科技感的。不过她马上想到一个问题:“但是,周围有好多辆小康单车怎么办?你哪知道哪辆是哪辆?”

    “如果有好几辆可以开,用户可以换成其它直接扫二维码的对吧?而且蓝牙的感应距离非常近,十米之内才能感应到,我们这个特地调得功率更弱一点,五米就是极限了,很难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

    于娅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冯林已经一片腿上了车。小康的车身比小红小兰哈喽都矮一点点,而且车筐巨大,辨识度非常高,所以非常好认。冯林和于娅楠把车一蹬,顿时回头率暴增,这么时尚的女郎开宝马才是合情合理的,骑单车的画风非常有问题,这超短裙就是大问题。

    楚垣夕在后边噶悠着,心说应该拍个短视频,作为街拍类的作品上抖音宣传。在抖音上做街拍的M现在已经十分成熟了,而且非常多,具备成功方法论的常用手段也很多,巴人完全可以照方抓药。万一火了呢?注意小姐姐的用户,特别是注意白大腿的用户,肯定不会看不到车身上写的广告吧?

    小康车身上写的广告是小康便利店,畅享生活免费骑行。而二维码对新用户来说就是跳转下载,对APP用户则是扫码开车,新用户首次下载APP注册,送30张骑行券,而且后面还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薅到新的骑行券,总之通过单车初次入手的用户肯定满意。

    想到这里,楚垣夕赶紧掏出手机给陆羽发语音,不过这事其实也不急,因为现在还不需要小康在抖音上火爆,最少也要里程碑4全帝都推单车的时候火爆的短视频才有宣传效果。

    很快三人来到大屯路店,因为时间才刚过11点,人还不多,楚垣夕直接点餐。

    结果冯林要海鲜而于娅楠要麻辣,服务员正想帮忙点个鸳鸯锅,楚垣夕一伸手:“慢,我们要四宫格,其中一个麻辣,三个清汤。”然后伸手在PAD上噼里啪啦一按。

    服务员这面色顿时就产生了一个微小的变化。

    等服务员走了,冯林立刻没好气的问:“楚总,你都好几百亿了,就舍不得给我一个海鲜锅?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你的准女友?”

    于娅楠偷笑,而楚垣夕娓娓道来:“你平常啊,抖音玩的太少,所以你不懂怎么吃穷海底捞。”

    “什么?吃穷海底捞?”冯林左看右看,“你没上菜市场买菜带进来啊。”

    楚垣夕心说那特么就是找打了,海底捞也不是开善堂的,不可能永远允许自带菜品。

    “你那个吃相是违规的,我们得在海底捞自己制定的规则允许范围内吃穷它啊。海底捞为了给用户一个较低的价格吃出高品质,使用的原材料是业内最好的,特别是小料,种类非常丰富而且材料扎实。这就造成了我们可以用小料自己调锅底,菌汤、海鲜、番茄、泰式麻辣锅都可以,牛肉锅里也只是没有大骨头而已。”

    冯林更没好气了:“楚总,你都好几百亿了,你至于的吗?”

    “鸳鸯锅88,四宫格只要一个辣便宜好几十呢。”楚垣夕说着,服务员已经流水一样把点了的食材端上来,其中有一份面筋泡。

    楚垣夕如获至宝,去调料区装了两碗牛肉粒和香菇酱回来,然后把面筋球分成两份,指挥于娅楠把面筋球撕开一道口子,一半塞成“香菇牛肉酱面筋”,另一部分指挥冯林把牛肉粒、花生碎、葱花、虾滑跟生鸡蛋打到一起,然后面筋球抠洞倒进洞里,虾滑封口,做成“虾滑面筋球”。

    这还没完,等锅“咕嘟咕嘟”烧开了,楚垣夕拿过一碗米饭,上面倒上免费的牛肉粒和葱花香菜,然后淋上两勺自酿的番茄锅底,顿时,一股非常浓郁的饭香味飘了起来。冯林看了看于娅楠,于娅楠轻笑一声,把这碗番茄牛肉饭端过来直接吃了一口,马上露出很享受的神情,小声说:“楚垣夕难道还会害咱们啊?”

    服务员在旁边都看傻了,心说这是遇上行家了!难怪三个人吃饭有信心只点150块钱的菜品+锅底!

    这时,他忽然听到楚垣夕说:“哎,小哥哥,听说你们这的西瓜挺好吃的?”

    “马上给您上!”服务员心说您真内行!西瓜片在很多店是不往调料台那摆的,但是客人可以要。

    等西瓜就位,冯林拿起一片来,发现还是麒麟瓜,而不是京欣或者西砂这种廉价的!这一口西瓜,竟然让她吃出了无耻的薅羊毛的快感,与自己的人设完全不相符!“海底捞真是惨,要是客人全是你这种抠门大仙,岂不是得赔死?”

    “不可能的,海底捞只要不让自带菜品,赚是一定赚,只不过赚多赚少的问题。”楚垣夕顿了顿,伸出食指摇了摇,“而且我这不是抠,是参透了人生之后的境界。”说完他拿起一根牙签,把蟹棒掰开了挑了一团虾滑包在里面,用牙签一串固定住,扔在海鲜锅里。

    “哟,你这个普通有钱人还吃出优越感来了?”冯林等一会,把蟹棒包虾滑捞起来,咬一口里面满满都是虾滑肉,味蕾都要溢出了,别说,还真特么挺好吃的!

    “不是优越感,而是返璞归真你懂吗?”楚垣夕指了指店里稀稀拉拉的客人,“年轻的客人才喜好撑场面,因为他们今后前途无限,还没走上人生巅峰,撑场面可以提升自信心,哪怕是虚假的自信,这钱花得也值。”

    “嗯,我懂了。”冯林也不知道是真懂还是装懂,假么三道的点头:“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已经是个中年人了,撑场面也没用,穷的只剩下钱了对吗你个普通有钱人。”

    于娅楠不擅毒舌,非常朴实的补刀:“我还以为是已经走上人生巅峰了。”

    她今天显得过分安静了,不止今天,这些天都是表面看一副傻白甜的样子,一点棱角都没有,一点性子都不使,根本就不是她,让楚垣夕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要在冯林面前给自身加点什么人设之类的。

    这明显是学坏啦!这是跟谁学的呢?

    不过也没法戳穿她,楚垣夕只好用筷子敲了敲玻璃杯:“我的人生巅峰还远的很呢,这才哪到哪啊?”

    于娅楠一边问:“那你为什么这么抠啊?”一边捞起一个香菇牛肉酱面筋,一吃,发现比涮肉好吃多了……

    “省钱是这个社会进步的动力你不知道吗?通过省钱可以洞察到很多商机的。”

    “什么商机?说几个给我听听,我也办一家公司,当个普通有钱人。”

    “行啊。比如说你经常坐飞机对吧?飞机里程积分可以兑换很多酒店的黑金卡。”楚垣夕说着打开微信搜索“房贩子”,“但是这个权益你自己也不是经常用得上,怎么办呢?有人就开发了这种小程序。”

    冯林接过来一看,嚯,这小程序里全是倒卖黑金权益的,把积分权益变成有价格优势的特价房型转卖给有需要的人,使用者差不多可以省一半的钱。

    只听楚垣夕说:“这个小程序上不但做到了标准化,而且还能开发这种基于黑卡人群的高端人士社区,有很大的社区运营价值,所以人家估值还不低呢,不过你现在再做肯定追不上了。总之省钱产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冯林和于娅楠异口同声:“果然是越有钱越抠门!”

    “明明是越有钱越容易产生智慧。”

    “是吗?老话不都说为富不仁无商不奸么?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记得老话说的是穷**计,富长良心。”

    楚垣夕说话的时候,一个服务员小哥哥噔噔噔跑过来,递给他一点零钱和一瓶玻璃瓶饮料。说声谢谢,楚垣夕接过饮料直接打开,往杯子里倒。

    冯林看着以为是白酒,但上面写的是“崂山白花”什么什么,楚垣夕手握着瓶子看不见后面。只见楚垣夕给他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对她们晃了晃瓶子,意思是问她们要不要?

    “这是什么啊?”

    “就是一种饮料,类似矿泉水,很好喝的,养生珍品,很多东南亚领导人都爱喝。帝都这边卖的少,不过我小康里边卖。”楚垣夕说着给两位女生一人倒了半杯,然后举杯:“敬富长良心。”说完一仰脖,一饮而尽。

    看楚垣夕喝的这么痛快,冯林不疑有它,拿起杯子就喝。于娅楠多长了个心眼,她可是跟楚垣夕一起住了好久了,一起吃饭那么多次,好像感觉有哪里不对?

    嗯,楚垣夕是个特别图省事的人,怎么可能特地拜托服务员小哥哥去给他买饮料?这不科学啊。

    这说明什么呢?于娅楠发动自己的头脑,顺势推理,答案只有一个这是临时起意给我们买的,不,是给冯林买的!

    顿时,她感到一阵悲凉和幽怨。她又看了一眼,楚垣夕已经把瓶子放下,标牌上写的是崂山白花舌草水。

    突然,冯林“哇”的一口把半杯饮料全喷了,旋即“咳咳咳”的伏在桌案上咳嗽,明显呛得不轻。早有准备的楚垣夕轻轻一侧身就躲开了,然后过去笑吟吟的给冯林摩挲后背。

    冯林抬起头的时候,眼眶旁边有好多水,泪水,但是在笑,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出很多眼泪。

    “我想死!”她说着用小拳拳捶了捶桌案,说完把杯子里端起来,里面还有另一半没喝。“敬富长良心!”说完同样一饮而尽,不过颀长的脖颈剧烈颤动了三次才把这一口水咽下去。

    于娅楠小心翼翼终于收到了回报,悲凉的阴霾一扫而光。“什么味啊?真有那么难喝?”

    “大概就是……泡了三天汗的臭袜子的味。”冯林看了看自己的杯子,心有余悸,没敢说什么“再来一杯”之类的。

    不过即使如此楚垣夕已经刮目相看了,冯林是个狠人!不过这个形容很成问题嘛,冯林你的汗量简直也太低了也!

    只见冯林把杯子往桌子上一顿,“有良心的普通有钱人,你怎么补偿我?”

    “你想要什么?”

    于娅楠一听顿时激动了,什么?还有奖励?早知道我也喝啊!冯林简直太心机了!

    看冯林沉吟,她按捺不住的怂恿:“买辆车怎么样?玛莎拉蒂就不错。”

    “不不不。”冯林摇头,“买豪车不是给他找事呢么?”

    “可是你也想要辆车,你昨天还念叨来着。”

    “我想要不代表我需要,我需要的时候我自己掏钱买。”冯林一仰头,“我想要的是赚钱的方法。比如说……嗯,就说这个海底捞吧,他们为什么这么牛?怎么做到的?”

    卧槽!楚垣夕心说冯林问的这是屠龙术啊,这可比豪车值钱多了。

    而且算上这次,已经是她第三次问公司相关的事情了,似乎是认真的?厉害了我的准女友!

    “海底捞嘛,我也不是特别了解随便说说。我觉得就两点,第一,它给员工一条明确的晋升通道,员工有希望才有干劲,才有这么好的服务。传菜-后台-大堂服务员-优秀服务员-人才库培训-店长推荐-海底捞大学-大堂经理-储备店长。海底捞管理层把底层人才的金字塔立好了,然后人才锻炼出来了正好向外扩张,只要没到天花板,这个企业就坏不了。”

    “第二呢?”

    “第二是它的上游产业链整合的好。海底捞要想做成头部,必须有自己的原材料供应,这样才能保证菜品质量的同时保证成本最低。所以它有‘颐海’和‘蜀海’两个上家做供应链、原材料加工和火锅底料等等,它就从这两个海的海底往上捞。另外还有人才公司、装修公司等等,全链路海底捞都是齐备的。”

    “别的公司也可以发展自己的上游吧?”

    “但没海底捞做的好啊。”楚垣夕感叹,“海底捞供应链的主要客户是谁你知道吗?其实是我们做便利店的。它的供应链公司都对外开放,都是独立运营的,不止给海底捞供应。要是没有海底捞的供应链,小康的脑袋都得大了。”

    楚垣夕说着一阵狼吞虎咽,为什么要吃的这么快呢?因为下午胡世恒要来。经过这段时间的密集沟通,胡世恒基本上已经准备上车了。这个上车,意味着不计较短期内的投资份额,后面的多轮融资都会不断参与,而且以为着某些特殊资源对小康开放。

    但胡总还有一些东西没想明白,或者想法上与楚垣夕、徐欣他们还没有协调。

    很快巴人茶室内楚垣夕单独等来胡世恒。

    胡世恒就是那种越有钱越智慧的类型,这个智慧不止体现在该大胆的时候大胆,也不止是看问题看得准或者看得深,关键是知道进退。拥有一定智慧的人才会知道有些事情是靠自己的能力无法达到或者控制的,只能施以影响,所以才更知道进退,知道什么是值得坚持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什么是分寸感,什么是妥协。

    通常,人到中年才是最具智慧的时间,太年轻了容易热血上头,控制不住自己;太老了闲的无聊,就容易固执,自己参与的事情一定要办成,一定要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反而缺乏一点灵光。

    比如某些给人做媒的长辈,无论是亲戚也好、父母的朋友也罢,甚至还有爷爷辈的老朋友,这些上了年岁的人,介绍个相亲对象就很容易要求必须成,万一不成呢?硬拧着也得给我成了!你们两个人这么合适,凭什么不成?

    这就是毫无分寸感。年轻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千万不要着急,要用智慧来解决。

    但有些事情即使是充满智慧的中年人也不得不纠结一下,比如上市的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