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不谋而合

作者:高月
    当初郭宋拿下陇右兰州,就是看中了这里的黄河水运,这两年,河西军在金城县修建了大量仓库,囤积粮草和军资,除了粮草和物资齐备外,运输工具也是当务之急。

    河西本身并无船只,自己虽然也能造船,但河西大规模造出船只,至少要等两三年后,远水解不了近渴,想办法利用现有船只便成了当务之急。

    河西军收复朔方后,从丰州得到了一百四十余艘千石以上货船,包括两千石货船六十艘,千石货船八十七艘,这也是当年朝廷批准丰州造船后,多年积攒下来的船只。

    但一百四十七艘船还是不够,河西军需要搞到更多的船只。

    兰州的黄河码头上停泊着近两百艘货船,都是清一色的两千石大船,它们是从河东过来,运送十五万匹布帛来河西换取三千匹战马。

    这支船队是单程送货,战马回去不走水路,直接从丰州绕路回去,此时,近两百艘大船已被兰州官府临时扣押,等待仓曹参军张谙从张掖赶来。

    码头一艘大船上,船东蒋泉正百无聊赖地坐在甲板上晒太阳,船队管事坐在他身旁低声道:“我昨晚发现他们夜里没有监视,我们可以夜里离去。”

    蒋船东看了管事一眼道:“如果不是为了船,我现在就可以离去,没有管我们,但船怎么办?船只夜里逃走,能逃到哪里去?陇右、河西、朔方都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巴不得我们逃走,然后找个借口把船只没收了。”

    “这这可怎么办?”

    蒋船东叹了口气,“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元家口口声声说是租我们的船,可到现在为止,一文钱都没有付,这一趟我倒亏了近千贯钱,我担心船队回到河东就会被官府强征了,现在整个河东的货船只有五百艘,我们就占据了四成,另外六成还在李怀光那里,元家肯定会打船队的主意,安一个私通敌国的罪名,就把我杀头,然后船队没收。”

    “东主的意思是说,我们回不去了?”

    “我也不知道,看看河西官府是什么意思吧[铅笔]!”

    这时,有人高喊道:“东主,刘县令来了!”

    蒋船东连忙站起身,只见县令刘颍带着一名官员匆匆走来,蒋船东连忙走下船,躬身行礼道:“小民蒋泉参见县令!”

    “蒋船东不必客气,我给你介绍一下。”

    刘颍笑着给他介绍旁边的官员道:“这位是我们河西节度府的仓曹张参军,我们所有的钱粮物资都归他管。”

    蒋船东连忙见礼,张谙笑眯眯道:“蒋船东是哪里人?”

    “在下蒲州安邑县人。”

    “难怪口音有点熟悉,我是绛州闻喜县人。”

    蒋船东惊喜道:“我妻子就是闻喜县人,和张参军同乡啊!”

    “难得啊!在河西遇到了同乡。”

    张谙又笑道:“我是特地前来看看蒋东主的船只。”

    “张参军请随意看。”

    蒋船东心中有点紧张,他不明白这位河西高官所说的看看船只是什么意思?

    他陪同张谙上的大船,介绍道:“这是头船,有三千石,一般是存放粮食和物资,船身上有很多铁环,是用来拴纤绳,控制船队的速度和方向,也是头船负责。”

    张谙仔仔细细查看了十几艘船,这些船只保养得不错,七成新,他笑问道:“蒋东主家族一直都是做船运的?”

    “也不是,我原本也是个粮商,需要船只运送粮食,三年前,一直有关系的运输船行东主死了,他儿子要把这些船零散卖掉,我怕找不到船只运粮食,就把整个船队都买下了,一共一百九十八艘粮船。”

    张谙点点头,“我就明说了,我们现在也急需用船,有两个方案,一个是我们租下蒋东主的船队,另一个方案,我们买下船队,蒋东主可以任选其一。”

    “这个”

    蒋船主低头想了片刻道:“如果发我出售的话,你们能出多少钱?”

    张谙微微一笑,“以蒋船主当初买船的原价,再加两成,这个价格应该不错吧!”

    蒋船主胀红脸道:“不瞒张参军,当初老船东的儿子急于要钱还赌债,又不懂行情,我是用很低的价钱买下船队的,只用了四万贯钱,这支船队至少价值十万贯。”

    张谙哈哈笑道:“看来蒋船主是占了大便宜,不过恕我直言,现在战乱年代,私人拥有这样的船队风险很大,前东主的儿子未必真的傻,相信蒋东主明白我的意思。”

    蒋船主有些无奈,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要精明多了,把风险看得很透,他低头沉思片刻道:“这两百艘船我三个月前才保养过,重新刷了三遍桐油,腐坏之处都修葺一新,花了五千贯钱,还有三十名船员五年的契约,我也不多要,一口价六万贯,张参军能否接受?”

    张谙想了想,便欣然道:“那就一言为定,六万贯!”

    蒋船主连忙又道:“一部分给现钱,一部分给土地,可以吗?”

    “不知蒋船主想要哪里的土地?”

    “河东的土地,太原府或者太原府以南都可以。”

    张谙微微笑道:“那就一半一半吧!先给三万贯钱,我们可是给老钱,另一半给一座太原城二十亩的府宅和一座五十顷的庄园,我们立约为据!”

    蒋船主大喜,连连点头,“我完全答应!”

    三天后,张谙亲自带着一支三百四十余艘的船队前往绥州,船队内满载着粮食和兵甲物资,另外还有近两千士兵乘船同行,护卫着船队的安全。

    与此同时,三万河西军也开始集结,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掩人耳目,郭宋下令全军进行骑兵大演练,他则率领三万大军在夜晚无声无息地离开军营,向东进发

    三万幽州军也集结完毕,由朱滔亲自统帅,从蓟县出发,这天傍晚,军队在易县宿营,一座行军大帐内,朱滔正和几名大将商议夺取太原府的策略。

    朱滔身材也十分肥胖,比他兄长朱泚略小两岁,他实际上是夺了兄长朱泚的基业,导致兄弟二人反目多年。

    不过,朱泚膝下无子,便立朱滔的次子朱遂为世子,兄弟二人便完全和解了,他们开始谋划建立朱氏帝国,兄弟二人的领地首先要连为一片,然后统一北方。

    三年前,朱泚准备发动兵变之时,朱滔同步行动,企图打通两者间的联系,发动了河东战役,却遭遇到名将李晟,朱滔连战连败,损兵折将,狼狈逃回了幽州。

    而此时河东已不再有名将,朱滔也恢复了元气,再一次发动河东战役,夺取太原府就迫在眉睫了。

    “各位,根据斥候探子的情报,太原城的兵力并不多,只有一万五千人,其余三万余人都分布着南面、井陉方向和飞狐陉方向,其中光井陉关附近就屯兵一万六千人,占了差不多一半,另外,他们的士兵分为一等和二等,一等士兵就是最初招募的两万人,军俸优厚,训练水平极高,用的是唐军的盔甲,兵甲品质很不错,这是元军的精锐。”

    停一下,朱滔嘴角露出一丝鄙视,又继续道:“去年招募的三万军队属于二等士兵,兵甲就明显差了,普遍以皮甲为主,兵器的铁质也比较差,训练不足,当官都想捞钱,士兵几乎没有军俸,只想吃军粮混日子,这三万军队战斗力很弱,我们五千军队就能将其击溃。”

    一名大将道:“王爷要走飞狐陉,而不走井陉,莫非就和敌军士兵的战斗力有关?”

    朱滔笑着点点头,“我的斥候探子已经得到准确情报,守飞狐陉的三千敌军在几个月前因为吃不饱饭而闹事,士气低迷,主将毛晋安已经被我用三千贯钱收买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飞狐陉的防备岂不是形同虚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