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攻克并州

作者:高月
    关羽着实没有想到毛玠竟然如此决断,绝不投降,奋战到底,这倒让关羽对毛玠生出几分敬意,他知道毛玠心里很清楚魏国的状况,太原已孤立无援,不是在围困中灭亡,就是在激战中攻破,但毛玠依然不肯投降,只能说明他要尊严和气节。

    尽管关羽心中敬佩毛玠的气节,但曹军拒不投降也令他深感无颜,关羽已微微动怒,这时,关平上前行礼道:“孩儿愿率军攻打头阵,攻克太原城!”

    关羽沉思片刻,终于点了点头,“吾儿可率一万五千军进攻北城!”

    旁边吴班也抱拳道:“重甲步兵愿助小关攻城!”

    关羽并不想让重甲步兵攻城,重甲步兵训练不易,一般用来对付骑兵,就算攻城也是用在非常艰险的雄关要隘,而太原城虽然高大坚固,但守军不足,还是比较容易拿下,用重甲步兵有点杀鸡用宰牛刀的浪费。

    但吴班态度很坚决,他知道立功的机会已不多,他们必须要抓住每一次的立功机会,而且汉王殿下派他们来并州,也就是希望他们在并州战役有所作为。

    吴班看出关羽的犹豫,又再次躬身道:“重甲步兵愿出战攻下太原,恳请关将军允诺!”

    关羽终于被吴班的执着打动了,他点点笑道:“既然吴将军坚持,那重甲步兵就在第二轮攻城时出战!”

    吴班大喜,“多谢关将军!”

    战争终于爆发,城头上所有曹军都投入了战斗,两千曹军挽射二十架重型投石机,巨大的投石机高约三丈,长长的臂杆后挂着石兜,由百人挽动,可将近百斤的巨石抛出三百步外。

    曹军士兵目光紧张地注视着黑压压敌军冲上,一架架云梯站满了准备攻城的汉军士兵,敌军已经进入三百步内了,这时城头上鼓声大作,牙将一声令下,“发射!“

    太原城头的二十架投石机同时发动,长长的臂杆挥出,将**十斤重的巨石凌空抛出,二十块巨石在空中旋转,呼啸着砸向密集的人群。

    轰!巨石砸入雪地,在人群中翻滚,染红的雪沫腾空而起,十几人被砸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接二连三的巨石砸进人群,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一片。

    咔嚓!一座云梯被砸中,云梯折断成数截,云梯上攀附的数十人纷纷掉下,呼啸而来的巨石砸向云梯,汉军云梯制作精良,有做工精湛的铰链和楔合,但云梯依然挡不住巨石的冲击。

    短短百步,就有十架云梯被巨石砸毁,但还是有五十余部云梯渐渐逼近城墙。

    天空中,一块块巨石在翻滚,呼啸着砸向地面,短短一刻钟时间内,投石机便发动了四轮,八十块巨石砸向敌群,造成近七百人伤亡,但汉军并没有止步,他们奋勇争先,很快便冲进了弓箭射程内。

    城上曹军箭如雨发,四千支兵箭密集地射向敌军,兵箭是守城而用,比骑箭长而且粗重,从高处射下,会带着自身的重量射向敌军,杀伤力极强。

    汉军举盾相迎,汉军有两种盾牌,一种是蒙着双层牛皮的圆盾,坚固结实,轻便易携带,由汉军主力使用,几乎每一个士兵都有一面这样的盾牌。

    而另一种是重盾,盾板厚实,盾面巨大,可以遮挡全身,也能抗拒三十步外的军弩射击,重盾一般由重盾弩军携带。

    三千重盾弩军在城下用重盾立下遮挡,举重弩向城头射击,尽管城头上的曹军士兵也有盾牌防御,但他们的盾牌抵挡不住重弩强劲的弩箭,不少盾牌被箭矢射穿,盾牌后的曹军被重箭射死,一片片的士兵惨叫着摔下城头。

    云梯渐渐已逼近了城墙,数百士兵猛地向后拉拽绳索,一架六七丈高的云梯被拉拽挺起,云梯上攀附着数十名汉军士兵。

    轰!的一声巨响,碎冰四溅,第一架云梯搭上了城头,紧接着三十余架云梯先后搭上了城头,数千汉军士兵如蚁群般冲上,用刀砍、用长矛捅、用箭射,拼命冲上城头,城上箭如密雨,滚木礌石如雹子般砸下,刀劈矛捅,血肉横飞。

    曹军士兵用长叉叉住云梯向外猛推,一架长长的云梯被推出,向后翻到而下,云梯声一片凄厉的叫声。

    随着城下的汉军重弩盾军士兵开始反击,箭如密雨,射向城头,不断有曹军士兵被射中,惨叫着从城头上摔下,伤亡逐渐加大。

    正面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残酷的阶段,城上城下箭如密雨,不断有人中箭倒下,一架架云梯搭上了城墙,汉军士兵变得血腥疯狂,不顾性命向上攀爬。

    他们一手举着盾,一手用长矛和刀和曹军激战,头顶上一块块巨石砸下,总有几名士兵惨叫着摔下云梯,但立刻又有人蜂拥而上。

    曹军士兵从两边射箭,兵箭犀利,直透皮甲,云梯上一串串的汉军士兵被射中摔下云梯,但很快,汉军士兵不再管头顶,将盾牌防护两侧,中箭的汉军士兵渐渐减少。

    城头上,每一架云梯前都有数十名曹军在和汉军激战,在城西的一座云梯上,关平手执盾牌和大刀,他已经杀红了眼,他率领数十名汉军士兵在和城头上汹涌的曹军激战,他们面对夏侯氏的精锐之兵,个个体格高大,粗壮如牛,手执盾牌,挥动长刀和利矛。

    长矛冲刺,战刀劈砍,厮杀血腥,云梯上一名汉军士兵被砍中额头,血涌如注,仰面翻下城头,另一名汉军士兵从后面挥动长矛冲上,长矛刺穿曹军胸膛,将他挑下城去

    关平用盾牌顶开曹军,第一个跳上城头,霎时间,数十支曹军的长矛从四面刺来,关平大喝一声,挥动大刀,连杀十几名曹军士兵。

    关平冲上城头,使曹军的云梯防御出现了一个缺口,被压制在云梯上汉军士兵抓住了机会,霎时间,十几名的汉军士兵跟随关平冲上了城头。

    而就在这时,一支冷箭从侧面射来,关平措不及防,被一箭射中左臂

    关平受伤,被士兵们救下城去,汉军的攻势也随之受阻,可就在这时,汉军大营内沉闷的鼓声再次响起,五千重甲步军终于投入了战斗,高耸的巢车出现了,铺天盖地的赤旗飞扬。

    城头上,毛玠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他也顾不上南城的防御,嘶声大喊道:“从南城再调两千来支援北城!”

    毛玠下达了集中兵力命令,原本在南城防御的三千曹军又被调回两千军,加入到争夺北城的激战之中。

    二十余部身形如巨人般巢车被犍牛拉动,一步步向太原城头驶去,五千重甲步兵跟随在巢车后面,他们手执斩马刀,步履缓慢而沉重。

    此时太原城外的护城河已经结冰,被汉军铺上了木板,曹军将一桶桶火油从城头抛下,火箭点燃了火油,到处是烈焰腾空,浓烟笼罩着太原城墙。

    此时太原城八成的守军都集中在北城,其余三面城墙都兵力空虚,汉军完全可以从其余三面城墙进攻,但关羽也横下一条心,他就要从北城攻破太原,让汉军凭借强大的战斗力夺取太原城。

    攻城的汉军已投入两万五千人,城墙下,一万五千汉军弓弩手箭如雨发,铺天盖地的箭矢压得曹军士兵抬不起头,连曹军投石机也被迫中止,曹军士兵纷纷伏地,躲避汉军强大的箭阵。

    此时汉军普通士兵基本上已停止进攻,他们推动巢车,组成盾墙,掩护巢车和重甲步兵的前进,所有汉军都成为重甲步兵的助攻,他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支汉军最强悍的军队身上。

    毛玠声音已经嘶哑,喊不出声音,但他也知道汉军最猛烈的攻击即将到来,他压低声音指着远处如巨人般的巢车小声令道:“迎战巢车,绝不准汉军登城!”

    此时城下的箭矢渐渐消失,曹军士兵又纷纷起身,他们迅速集结,手执长矛战刀,准备迎接巢车内汉军士兵的冲击,二十余架巨大的巢车终于抵达了城头,五千重甲步兵是第二波攻击,在巢车内已经有一千名汉军士兵站在每一座巢车的攻城平台上,等待着出击的一刻。

    二十余架巢车终于靠上了城墙,巢车顶端站台前方的巨大木板落下,搭上城头,形成一道空中桥梁,攻城平台上的五十名汉军士兵挥舞战刀,汹涌冲向城头,在他们身后,从楼梯爬上的重甲步兵正源源不断涌现出来。

    一个上午的鏖战,城头上死尸累累,双方死伤惨重,汉军五万大军已经压上三万人,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他们渐渐开始占据上风。

    已经有二千近两千重甲步兵冲上城头,和曹军在城头上鏖战,重甲步兵战斗力极为惊人,他们二十人一排,列队推进,长长的斩马刀下,曹军士兵伏尸累累,血肉横飞,杀得曹军节节败退。

    随着越来越多的汉军士兵冲上了城头,曹军渐渐败局已定。

    “军师快走,城头已守不住了!”一名曹军士兵飞奔来报告。

    毛玠猛地抽出宝剑,大步向汉军最密集之处走去。

    城头上还有最后的三千曹军士兵,尽管他们都是精锐的老兵,但面对汉军重甲步兵血腥的厮杀,面对成堆成堆肢离破碎的同伴尸体,他们终于被死神吓退,开始恐慌,纷纷掉头向城下逃去。

    “军师,快走!”几名士兵向毛玠大喊。

    毛玠见大势已去,他嘶哑着声音大喊:“所有士兵全部撤离城头!”

    毛玠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数千曹军士兵终于士气崩溃,丢盔卸甲向城内奔逃,甬道上挤满了争先恐后奔跑的曹军士兵,十几名士兵在奔跑中被挤下城墙,惨叫着掉下城去。

    这时,汉军胜利的号角声吹响,城门已打开,数万汉军如大潮奔涌,杀进了太原城内,毛玠长长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他猛地横剑向脖子抹去

    太原失守,意味着曹军在并州的最后一座堡垒的攻克,也意味着汉军夺取了整个并州,并打开了通往河北的战略要道,十天后,刘璟亲率十万大军抵达太原。

    汉军在太原休整三天,刘璟便率领十三万大军穿过井陉要道,向河北挺进,而此时,邺都城内已发生了惊天大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