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蠹虫

作者:我想我是海带
    三天过去了,华国的政局基本上稳定下来。

    因为周媚实际掌权的时间并不长,还未形成盘根错节关系,本次清算的牵连面并不广。潇水剑派通过清风观回音了,无羊真人罪有应得。

    仅仅抄没平安侯周平,加上四大家族的武威侯邵子力、兵部尚书徐宏云、户部尚书刘锷、刑部尚书马涛,资产便折合白银八千万两,相当于华国五年的赋税。

    相国郭春海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怀疑,瞪着眼睛连声追问:

    “怎么会有这么多,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章牧之道:

    “平安侯的家产中,应该有相当部分的周后私产。”

    老相国气得把镇纸朝桌案一拍,骂道:

    “一群蠹虫!”

    信天游只是笑笑。

    这算什么?倘若周平等见到一个人,恐怕要羞愧地跪了。

    大名鼎鼎的和珅,被抄没时资产合计白银九亿两,相当于大清国十五年的收入。

    抄家后,华国空荡荡的国库一下子充实了。

    下一步将把剩余的贪官污吏一个个收拾,反正麻雀也是肉嘛。

    信天游指示,金银铜不能全搁在库里发霉,只留下少部分以备流通与应急。得迅速开通商路,派商队大肆购入物资,特别是粮食,医药,生活用品,工程用具。

    挖坑储水,官办蒙学。属于不可动摇的两条国策,必须加快进度。

    另外,立即取消对云山番人的战争令,派人讲和。待华夫人登基后,再正式派遣使者,颁布国书。

    增补镇南军饷银器械,任务不再是剿灭云番,而是清除匪患。那一带常年战争,导致法制松弛,大小匪徒多如牛毛……

    信天游觉得,在栖云郡管辖的六县中,最偏远最穷的芦水县背靠云山,地势最高,还拥有一条从银沙江分流出来的小河。一旦末世来临,将是天然的避难所。

    所以,必须重点建设芦水县。至少要将县城及周边的镇子统统扩大十倍,迁移人口进去……

    另外,扩充云梦泽水军。造大量的船,造大船……

    郭、章二人听傻了,掌控大权后产生的兴奋劲儿如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张着嘴巴喘粗气,像两条离开水的鲫鱼。

    一个急忙劝阻,道:

    “信师,这样搞,国家会垮掉的……“

    另外一个皱眉思索,迟疑道:

    “莫不是,大灾将至?可几条线并进,举倾国之力也办不到呀。首先是钱不够,就算钱够了,人手又不够……“

    信天游也感觉自己操之过急了,道:

    “行行行,先缓一缓。但你俩得心里有数,朝那个方向走。“

    第四天上午,被踩烂了门槛的白沙禅寺谢绝了一切香客。镇国仙师信天来寺游览的消息,官府在两天前便已经告知。

    没办法,翰林院上了一道可以印成书的厚厚折子,旁征博引,硬是信天游的名字改成了逼格奇高的“信天“,不游了。

    这一次正式拜访白沙禅寺,其实是昭告民众。别看前段时间闹哄哄的,不要慌,咱们有罗汉弟子镇国……

    通往白沙禅寺的大道上,早早地清水净街、黄土铺路了,侧巷全部封锁。一路上,御林军盔甲鲜亮地站立,密侦司谍子则警惕地潜伏于人群。

    浩浩荡荡队伍抵达白沙禅寺前坪,空信上人早带领大小僧众迎接了,正门大开。

    民间在前两天,已经有小道消息神秘地流传了。

    据说,信天国师的师父是罗汉,他自己肯定就是金刚了。他名讳里有个“信”字,巧得很,空信上人的法号里也有个“信”字。据说,在佛宗辈分里是有渊源的……

    谁料“金刚”不瞻仰佛殿,直入禅堂,开门见山。

    “上人,白沙禅寺有一千多个和尚,太多了,得减掉一多半。”

    空信本以为迎来“佛光普照”,谁晓得挨了一闷棍。闻言有点发懵,解释道:

    “本寺僧侣只有八百,其余都是云游挂单的……”

    信天游不耐烦道:

    “我不管你们怎么做,必须减掉绝大部分。敢断言,里面的虔诚者连十分之一都不到。那么多人不事生产,空耗米粮,谈何普渡众生?有人甚至以佛法为幌子招摇撞骗,敛财,实乃毁佛灭法,断三宝慧命,令无量众生堕万劫不复……”

    天花乱坠,滔滔不绝。

    一大堆金钱戒,丛林规矩、解脱涅槃,摄心戒定……等等等连珠炮般抛出来,打得空信与首座、执事眼冒金星,俯首帖耳。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少年露出了狐狸尾巴。

    “这些年放贷营收,盈余多少?”

    空信道:

    “黄金七十八万两。”

    信天游吓一跳。

    乖乖,这可是盈余呢。四大家族别看资产大,可绑一块都不能立即拿出这么多现金。

    按照杠杆效应,仅凭这些盈余,足可以撬动十倍体量。也就是说,它可以发行十倍的金票银票,即黄金七百八十万两。

    但信天游不能这么做,因为白沙禅寺的凭证只在华国流通,搞来搞去终归要搞到自己的头上。

    “太不像话……那个,阿弥陀佛,值得大赞!集天下之财,谋众生福祉,实乃功德无量。若被金钱蒙蔽,贪图享受,或只为一己、一寺之私,便成为了魔障,恶业。今日,我要为你们破障灭业……”

    在一番威逼诱导下,白沙禅寺慷慨捐六十万两黄金助官办义学,驱散伪僧,降低放贷利率……

    这笔钱,够在华国建一百所启蒙义学了。

    信天游很满意,愉快地接受了“护法金刚”这一尊号。走的时候,送给白沙禅寺一卷经文。

    二十分钟后,空信上人将经文焚香跪拜,嚎啕大哭,道:

    “仅此一卷经,便超过了黄金亿万两。快去找信天金刚,问还有没有其它经文……”

    众僧一看案上,赫然是一本蝇头小楷手书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整整五千多字。比他们平日念诵的多了一倍。

    但,和尚们却找不到信天游了。

    官府不让接近,也不提供任何信息。

    黄昏时,他出现在距离白沙城的两百里之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