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机缘来了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在李峥沉迷解题的时候。

    他并不知道,江青华已经疯狂抓头很久了。

    太阳?核聚变?核反应方程?

    江青华,乱了。

    越乱,就越会被恐怖的题面迷惑。

    越乱,就越难发现简单纯粹的解题思路。

    不知乱了多久之后,江青华瞄向了第二题。

    这是一道小球撞杆儿,算动能和速度的经典题目。

    这个好,有套路。

    动能、动量守恒的公式套上去就对了。

    然而,他错了。

    他并不知道,物理竞赛中。

    越是看似恐怖的题,它其实越简单。

    越是什么小球和杆儿之类的弱智玩意儿,反而越难。

    比如人造卫星轨道,太阳核反应之类的东西,虽然题面很壮阔,但也只是考验的是你的应用代入能力罢了,只要把物理环境和简单的知识串在一起,总能轻松地给出答案。

    反而小球和杆这些鬼东西,对你的考核精细到恐怖的程度

    球撞到杆的哪里?

    杆会产生怎样的扭转?

    扭转到极限后,又会怎样摇晃回来?

    最终会停留在什么状态?

    对了,这个杆儿的两端,还各绑了一个小球儿。

    这种复杂的状况,祭出微积分一步步分析,基本已成定局。

    江青华在这个过程中,无疑越陷越深。

    他开始深深地怀疑起自己。

    为什么学了这么久,反而连小球细杆这种弱智题都搞不懂了?

    苦痛之中,江青华的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噜起来,有些扛不住了。

    其实,这道题着实也难了李峥很久,远比太阳核聚变要久。

    只因计算步骤,实在是太复杂了,比数学考试还要难很多。

    至于林逾静……

    她用了一种角速度和角动量的奇特的方法完成了解题,完全绕开了过程分析和求导计算,早已开始做第三题了。

    这三种境遇,也完全体现了三个人的风格。

    李峥:A→B→C→C……→C

    林逾静:A→(奇怪的思路)→Z

    江青华:A→?→B→?→A?→C?→……→???

    ……

    办公室内的战争打的火热,办公室外却很悠闲。

    陶菲菲打水回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接受采访归来的俞鸿。

    虽然平日没有太多的交集,但面对竞赛,面对对于如何培养李峥和林逾静,俞鸿破天荒地热情起来,拉着陶菲菲就不让走了。

    “小陶,你可千万别小看李峥。”

    “这个人的进步速度非常恐怖。”

    “而且他是全方面,没有知识死角的进步。”

    “最后赢了李峥几分的那个史洋,可是从小就泡在化学实验室,多少年一遇的化学天才。”

    “结果李峥的理论分不还是比他高?要不是实验机会有限,结果还不好说呢。”

    “你就听我的,直接给李峥树一个最高的目标,往前冲就对了。”

    陶菲菲听得连连点头,但也有些不以为然。

    在她眼里,化学竞赛与物理竞赛的差距,大概相当于亚运会和奥运会的差距。

    差距的核心在于,化学有大量硬吃的知识点,而物理更拼天赋。

    这就导致那些真正的妖人,根本没精力也没兴趣投入化学竞赛,只有物理竞赛才能提供给他们施展才能的舞台。

    李峥化竞得到如此恐怖的成绩,其核心原因还是他本人恐怖的学习强度。

    论起思维天赋,他当然也不赖。

    只是,他将要面对的,可是一大群林逾静级别的妖孽啊。

    当然,陶菲菲也不好直面跟俞鸿杠,最多只敢阴阳怪气。

    “那俞老师,我请教一下啊。”陶菲菲搓着水壶,不紧不慢问道,“您看啊,化竞初赛,李峥和林逾静一个第二,一个第七,大概差了5分对吧?”

    “是,我也没想到李峥更高。”俞鸿连连点头,“你要知道,当时史洋又比李峥高了五分,之后不过一个月的功夫,李峥的国决成绩完成了全面反超。”

    “是是是……但我想问一下……”陶菲菲抿嘴道,“就以化竞初赛为时间节点,假如李峥投入学习化竞的精力是100,那林逾静大概是多少?”

    “……”俞鸿眉色一紧,想了很久后,才抬起手,比划了一个2。

    “20?”陶菲菲问道。

    “2。”

    “……”

    “……”

    两个人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其实这个2,我已经说的比较保守了……感觉她打篮球都更用心一些。”俞鸿摇头叹道,“没办法,我这辈子没见过林逾静这种程度的。”

    “您这么一说,我反而对林逾静的期待更高了……”陶菲菲倒抽了口凉气,说道,“您要知道,面对物理竞赛,林逾静的投入……是100。”

    “妈呀……”俞鸿惊得张大了嘴,“那你……还教得了吗?”

    “哎!”陶菲菲痛苦地拍了下大腿,“太难了,她偶尔有问题……我根本都听不懂在问什么……我都怀疑我这个研究生是假的……”

    “还好她没问过我化学题。”俞鸿劫后余生,冲办公室努了努嘴,“现在他们干啥呢?”

    “做复赛题,相当于你们化竞的初赛吧。”陶菲菲小声道,“俩人较上劲了呢。”

    “正常,化学也偶尔较劲。”俞鸿不觉变得期待起来,“是真题么?你知道分数线么?”

    “真题,我都知道。”陶菲菲摇头道,“不过我大概能猜到结果。”

    “呵呵。”俞鸿眼睛一眯,轻轻拍了拍陶菲菲,“你还是太年轻了。”

    “……”

    “结果出来了再找我聊聊吧。”

    “来不及的俞老师,这套题得做到晚上7点多……”

    “没事,我等你。”俞鸿也便掏出手机,吞了口口水,“好久没吃烤肉了。”

    “……”陶菲菲意识到,俞鸿又要在学校吃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俞鸿此时,已经摆弄着手机远去了:“那我订个6人份了啊,好歹有俩大小伙子呢。”

    “您……破费了……”

    ……

    陶菲菲进了办公室,见三人都在努力解题,本意是不想偷窥的。

    但还是忍不住。

    作为一名物理教师,她对自己的判断力是十分自信的。

    这种自信不是天然拥有的,而是在一次次预测与结果的比对中磨练出来的。

    李峥35,江青华14,林逾静75。

    这便是她预测的,三个人最佳发挥的水准。

    现在已经开始二十多分钟了,大概能看出一些端倪。

    陶菲菲就此悄咪咪地溜达到林逾静身后。

    少见地,林逾静没有发现她的偷窥,依然在低头认真验算。

    陶菲菲粗扫着答题纸,眼见前三道题颇具美感的答案,只稳稳点头。

    不愧是林逾静,大概第五道题才会感觉到难度吧。

    接着,陶菲菲又溜达到了江青华身后。

    看着他白茫茫的答题纸,和凌乱稀疏草稿纸。

    陶菲菲笑而不语。

    搞复赛题,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啊。

    最后看李峥。

    只一眼,陶菲菲便慌了起来。

    草稿纸已经快写满了……

    就连答题纸也写了不少。

    但只是前两道题都给出了完整答案,后面的题目都只有一些琐碎的步骤,距离答案还很远。

    这是什么套路,脏分题魔吗?

    所谓脏分,就是明明不会做,但可以写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哪个点撞上了,便能捞个一两分。

    陶菲菲不禁抬了抬眼镜,仔细看去。

    她发现李峥并非是硬写知识点,答题纸上给出的步骤八成都是没问题的。

    只是,他空有思路,却不知如何推算下去。

    即便如此,陶菲菲也甚是满意。

    李峥比她想像的要灵动许多,思路很开阔,现在只是差在技巧,培训一下,省一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怀着这样舒适的心情,陶菲菲重又坐到电脑前,筹划起今天要留什么作业。

    轻松写意的她并不知道,李峥已经陷入了绝境。

    乍看之下,李峥似乎扫题扫得很快,20分钟就搞了这么多出来。

    实际上,李峥已经开了足足1分钟的加速了,相当于狂做了两个小时的题。

    答题纸上这些琐碎的步骤,几乎是他能答出来的一切了。

    李峥也早已自估了分数,这个卷面,最多最多,也就30多分。

    面对这个结果,李峥唯有低头苦叹。

    不愧是陶老师,这个估算,真的是准啊……

    他本是可以继续开加速的。

    但那没有任何意义。

    就是做不出来。

    原因无它,全在数学。

    实际上,卷面上70%的题,李峥都有解题思路。

    但真做起来,很快就被数学计算卡住咽喉了。

    有人说,论思维量,数学竞赛是物理的6倍。

    论计算量,物理是数学的6倍。

    现在看来,那个逼说的很可能是对的。

    此时,李峥方才理解了剑宗与气宗的争端。

    如果物理思路是内功,那数学水平就是剑法。

    我虚竹小和尚,才初出茅庐,懂个毛个剑法。

    偏偏还遭遇了,天山童姥林逾静这样的恐怖高手。

    就算再加速50个小时……也干不过她啊。

    这一次,怕是真的要被她踩在脚下,疯狂摩擦一阵子了……

    正当李峥绝望的时候,江青华突然憋屈举手。

    “陶老师……想上个厕所……”

    他其实从见到这些题开始,腹部就有些不适,已经憋了很久了。

    陶菲菲头也不转说道:“去吧。”

    “那……我手机放这里了。”江青华这便起身,将手机拍在了桌子上。

    “不用。”陶菲菲摆手道,“我相信你不会找答案。”

    “还是留下吧,我怕自己忍不住。”江青华点了个头,这便转身要走。

    “等等!”李峥突然嗖地一下拉住了江青华的胳膊,“是拉屎么?”

    “……”江青华一阵愕然过后,木木点头,“是……”

    “正好,凑个伴儿。”李峥也便起身,也便放下手机,同时冲陶菲菲说道,“我俩结伴,互相监督,绝不偷看答案。”

    “行了……快去吧……”陶菲菲匆匆挥了挥手。

    “唔……”林逾静却也机警地侧头望向桌上的手机,显然还有些怀疑。

    “哦?”李峥揪着江青华,冲林逾静问道,“你如果信不过我们的话,我们可以憋着。”

    江青华捂着肚子,一脸苦楚:“大哥……不要带上我,我这不好憋的啊……”

    林逾静看着二人的样子,也只好咬牙扭头:“快去快回,作弊是小狗。”

    “好。”李峥这便拉着江青华出了办公室。

    刚一出门,江青华就加快了脚步,直奔三层的男厕所。

    李峥的步伐却有些游离,作为一个深思熟虑,且经验丰富的人,他不禁问道:“你带纸了么?”

    “没……”江青华已经喘着粗气小跑起来,“不行了不行了……你带了么?”

    “我也没带。”李峥双眼一亮说道,“那我回去取纸,你先去好了。”

    “成。”江青华已经不顾形象,迈开大步冲向厕所,口中不住地说道,“可千万别忘了我啊,本来就没带手机。”

    “不会的,你先努力,我去去就来。”

    李峥回过话后,火速回身冲向楼道,一路狂奔下楼,冲进了图书馆,连招呼都没打,便直奔最冷门的教材书柜。

    目标只有一个《高等数学》。

    毫无疑问,天下最通用的剑谱,唯有《高等数学》。

    在李峥原本的计划中,也是早晚要抽半个小时硬吃高数的。

    但战争,总是来得毫无准备。

    突遇天山童姥,正面硬刚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中间杀出来一个江青华,创造了拉屎的机缘,可以拖个20分钟。

    就好像被绝世高手追杀坠崖,巧入练功秘境一般。

    这20分钟的机缘,一秒钟也不能耽搁。

    练剑!全部用来练剑!

    李峥三两下翻出了无人问津的桐济版大绿皮高数书,而后直奔到门口台前,冲着老大爷火急火燎说道:“麻烦老师借我一些卫生纸。”

    “……”老大爷看着绿册子,有些茫然,“借卫生纸可以……借高数书也可以……但同时借这两样……我就有些看不懂了。”

    “情况紧急,我回头再解释。”

    “好吧……”老大爷这便翻出一卷卫生纸推给李峥,“我斗胆推测一下……你大概是要在拉屎的时候看高数吧?我在学校待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能将这二者结合的,佩服,佩服。”

    “多谢老师。”李峥抄起卫生纸便冲了出去,跑进楼道才想起回头喊道,“别告诉林逾静!”

    “……”

    ……

    三层男厕所。

    江青华才蹲下一分钟,便听到了李峥的粗喘声,以及隔间被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一卷卫生纸从隔板底下递了过来。

    “多谢多谢!”江青华接过卫生纸,很是感怀。

    仔细想想,厕所的隔断,为什么底下的设计总是空出一段距离呢?

    这段距离,偏偏又刚好能让手通过,刚好比卷装卫生纸更高一些。

    细思极妙。

    这个设计,真是太有人情味儿了。

    江青华感怀之间,李峥已经蹲着翻开了高数书。

    之前欧星灼和吴数提过,物竞在国决前,对数学的要求,除了高中数学知识外,只啃高数上册就基本够了。

    现在,设拉屎时间还有15分钟。

    全速之下,可以学习28个小时。

    不知够不够用,先学再说。

    真正的量子速读,开始了。

    函数、极限、微分、积分,一个个啃过去。

    可惜的是,眼下并没有纸笔和做题环境,李峥也只有强行心算,难度陡增。

    就这么蹲了“一个小时”过后,李峥才勉强搞懂了函数的前几页,只感到举步维艰。

    而且学习环境还极其恶劣。

    味道就不说了,关键是现在蹲地这个姿势,非常不利于血液循环。

    高数……果然是不好啃的存在,十几分钟再怎么说也不够用啊。

    正当李峥有些气馁的时候,一个提示突然弹了出来。

    【检测到持续学习数学达到1小时】

    【入魔状态开启,数学学习效率提升50%】

    李峥眼儿一瞪,信心大振。

    理论学习时间相当于突破40个小时了。

    修魔好啊,修魔就是好啊。

    隔壁,江青华总能听到翻书的声音,他也只当李峥顺手抽了部漫画拉屎的时候看,毕竟平时就是这样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江青华只是单纯的发呆。

    李峥却已经进入了“妙”个不停的超爽学习阶段。

    无它,微积分是真的妙。

    甚至可以说,微积分就是数学上的工业革命,就是工业里的蒸汽机。

    以李峥自己的理解来说。

    微积分之前的数学,数学是一柄直尺,经典而又富有美感,但只能测量宏观且不能有弯曲的东西。

    微积分的出现,为这柄尺子赋予了弧度,也将尺子的精度深化到了微观世界,为人类科学,展开了指数级的延伸。

    领略着其中的奥妙,李峥即便是蹲在厕所,也不禁频频喊妙。

    18分钟后,李峥终于合上了书。

    感觉学完了一个大一。

    “妙啊……”他最后一次叹道。

    “咳……”江青华在外面咳了一下,“完事儿了么……”

    “嗯?你是谁?”李峥下意识问道。

    “你……还好么……”

    李峥连忙晃了晃头。

    因为沉浸学习太久,他都有些忘记之前在干什么了。

    四望之下,他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是在拉屎。

    和江青华一起。

    为什么会来这里来着?

    对了,是为了做通那张卷子……

    还有手刃林逾静。

    想到此,李峥假意擦了几下,起身冲水。

    这次还真是学的太入了,腿都麻了。

    待他把高数塞进衣服,开门出厕,见到江青华。

    竟然有些多日不见的感触。

    一便不见,如隔三秋。

    同样都是一次如厕。

    有人发呆。

    有人已经迈入了数学的圣堂。

    因为还在“测验”之中,二人也没再说什么话,这便回到教研组,继续答题。

    李峥此时再望向那些卡住了自己的计算过程。

    不禁笑了起来。

    数学问题,通通都是数学问题。

    几十个小时的高数学习,确实使李峥产生了质变。

    但真做起题来,却也没有那么顺畅。

    其一,他的高数学习,更多的只是掌握了基础工具,并没有太多实战巩固。

    其二,物理复赛的数学演算量极其之大,很多题只看解题过程,甚至根本看不出这是一道物理题。

    尤其是光学题,怎么看都是几何题。

    好消息是,这些题虽然复杂,但主要集中在计算量上,计算思路并没有太多需要创新的地方。

    计算不顺,不用怕。

    算他娘的10个小时,不顺也顺。

    物理数学气剑合一。

    还怕干不倒她一个林逾静?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